关注大国卫生

———王红漫谈全民医疗卫生保障

    期次:第1152期   


王红漫(右二)带领研究小组在农村作访谈


  “新中国成立五十多年来,党和政府十分重视医疗卫生事业。十七大和不久前闭幕的“两会”也都十分专注民生问题。而如何才能使老百姓健康地生活,医疗保障问题是非常重要的。”在谈到自己的研究方向时,王红漫老师如是说。
  北京大学医学部医学博士、社会学博士后王红漫近年来一直关注卫生改革,尤其关注农村卫生改革。因为农村人口多,地域广,保障水平不高,所以农村的卫生改革是难点也是重点。从2001年起,王红漫带领研究小组,深入农村进行调研,考察了山东、黑龙江、云南等全国20个省区的400多个乡镇,深入4000多户农家访谈。出版了《大国卫生之难》、《大国卫生之论》、《大国卫生之道》3部专著,并发表了包括内部参阅在内的六十余篇文章,引起了民众乃至中央领导的关注。
  “近年来,国家一直在推进卫生改革,而且也取得了很多成绩。”经过多年调研,王红漫发现,农村的卫生状况确实在变。国家对此进行了较大投入,用国债建了很多乡镇卫生院,代替了曾经的“炕头诊所”。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农村卫生保障的硬件方面被大大规范化。从2003年开始,我国实施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新农合“新”在政府也出资。新农合按照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农民个人三者1:1:1的比例配套,共同承担农民医疗费用。现在已经加大了政府的出资力度,比例提升为2:2:1。这一方面说明了政府的财力有了保障的可能,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各级政府的认识达到了一定的高度。虽然,新农合中,政府投入在增加,但农民仍觉得“不解渴”。“如何达到一个平衡点,新农合这个杠杆的支点应该支在哪儿,我们建立的模型就要解决这个问题。”
  但农村医疗卫生体系仍存在不足,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如何保障医疗质量,“农民希望有好的医生看好病”。针对这些不足,王红漫将多年来的调研成果总结为八个新型:“创建新型政府投入机制,建立农村卫生保障体系;完善新型卫生服务网络,发挥各类医疗机构优势;建立新型人才流动模式,提高乡镇卫生医疗水平;研发新型医疗技术配置,降低农民就医诊疗成本;推行新型会计制度,避免国有资产流失;改进新型统筹包销方式,减轻农民繁琐报销负担;统筹新型资讯网络建设,提升信息资源共享水平;宣传新型卫生保障制度,培养农民互助共济意识。”
  关于完善新型卫生服务网络,发挥各类医疗机构优势,王红漫认为,各类医疗机构的优势都应该发挥。那些服务态度好,医疗质量能保证,地理位置可及性好的医院,无论私立还是公立,都应该纳入定点医院。定点医院不能实施终身制,而应根据一系列财务制度、人事制度、医疗设备准入条件实施优胜劣汰制,既有准入,又有监管。而且医疗资源的分布应该尽可能的合理,应按照人口半径和人口稠密状况,重新来设计医疗资源。
  而针对建立新型人才流动模式,提高乡镇卫生医疗水平,王红漫又提出了四个“一批”:下来一批,回来一批,进来一批和出来一批。
  所谓“下来一批”,就是指大医院中级以上职称的医生每年下乡镇服务15天,保证每天都有大医院医生到乡镇服务。
  “回来一批”,就是政府出资组建离退休专家志愿团到乡镇服务,并对离退休专家给予一定补贴,已达到政府与离退休专家双赢的效果。
  “进来一批”,即招聘医学院毕业生到乡镇卫生院。王红漫强调了自己与众不同的观点,认为让刚毕业的医学生到乡镇卫生院工作并不适合。因为在调研中,王红漫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有的赤脚医生瞧不起大学生,因为他们缺乏临床经验。所以,应该让应届毕业生先在大医院历练一两年,让他们实践过各种医疗设备仪器,对疾病谱有了解,对常见病、多发病有过处疗经验,再让他们逐级下到乡镇。并且还要提供足够的通道,让他们能逐级回来。这样形成了动态的人才流动模式,使各类医疗机构中都不缺人。在农村的医生可以申请科研课题,进行流行病学调查,或疾病监测等,并且可以给农民进行健康教育和健康宣传,使得医学生真正学有用武之地。
  “出来一批”,就是对现有乡镇医生进行培训。到2010年,争取乡镇医院医生全部取得岗位合作证书。
  新型的人才流动模式可以使医疗资源得到更好的分配,进而解决看病难的问题。“北京看病难,是因为北京的医疗资源不仅供应北京,还供应全国,压力很大。”各级政府在经济上、职务上、职称上应给予待遇补偿,保证乡镇卫生院对上级医疗机构的优秀人才有足够的吸引力,促进新型人才流动模式的建立。这样就可使政府明确职责,医疗机构明确服务范围,使农民真正受惠。
  鉴于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已经实施数年,取得了很多经验和教训,王红漫提出,“农村的政策可以进城,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可以为城镇提供很好的样板。现今我国只有城镇职工医疗保障制度,而城镇居民并没有医疗保障制度。而且,城镇职工中只有1.6亿的职工享有这一制度,那城镇的居民应该怎么办呢?城市可以借鉴农村的合作医疗,建立全民医疗保障制度”。王红漫认为:“这相对来说更符合国情。因为如果完全要政府支起医疗保障这张网,由于人口太多,财力不能一次性达到。市、区、县等地方政府应该对当地居民负一定责。而且每个公民也应该对自己健康负责。因此仍应按照政府、个人集资模式来进行。例如北京现行的‘一老一小’政策就是这样一种政府、个人共同参与的合作模式。通过这种模式,可以将医疗保障这张网在全国范围内拉起来,逐渐消除城镇与农村在医疗保障上的隔阂,确保城乡居民公平地享有医疗卫生保障。”
  王红漫谈到:“有很多人都关心卫生改革,也在做同样的研究。全民医疗体制改革需要大家集思广益,进言献策,配合政府,努力使社会发展成果全民共享。” (梁 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