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四载,弹指一挥间;青春芳华,逐梦在燕园。匆匆回望,几度攻破难题的喜悦,不免失意落魄的唏嘘,阅尽燕园金秋的黄叶,踏遍静园丰硕的秋实……依稀记得,燕园的生活是那么丰富而充实,为了一睹女排真容早起排队,在百讲聆听动人的乐章,为北大人攀登珠峰共同呐喊,为了组织一次活动绞尽脑汁,在考试周为了某一门课程彻夜不眠……我们无法把这每一件事都写下来,但这点点滴滴,都在我们心中,铭刻下了年轻的印记,凝成了我们每个人自己的诗篇。十年之后,当我们重聚在燕园,忆起当年的你我,“青春大概如你所说”。

大学四年,我们这样走过

    期次:第1490期   


2014 2014级开学典礼 级开学典礼, , 在 在 “ “一体 一体” ” 东操场举行 东操场举行
  刘燕 刘燕 摄 摄


2014 2014年 年12 12月 月7 7日 日, , 纪念 纪念 “ “一二 一二 · · 九 九” ” 师生歌会中经济学院团队登台 师生歌会中经济学院团队登台 李香花 李香花 摄 摄


2015 2015年 年4 4月 月25 25日 日, , 第 第22 22届体育文化节开幕式上 届体育文化节开幕式上, , 女生团体操表演 女生团体操表演 《 《花样年华 花样年华》 》
  王天天 王天天 摄 摄


2015 2015年 年8 8月 月29 29日 日, , 2014 2014级军训汇报表演 级军训汇报表演 王天天 王天天 摄 摄


“ “民主与科学 民主与科学” ” 雕塑与老 雕塑与老29 29楼 楼
  姜南 姜南 摄 摄


2016 2016年 年4 4月 月15 15日下午 日下午, ,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 、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来到北京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来到北京大学考察 大学考察, , 李克强在农园食堂和同学们共进晚餐
  李克强在农园食堂和同学们共进晚餐 王天天 王天天 摄 摄


2018 2018年 年5 5月 月2 2日上午 日上午, , 中共中央总书记 中共中央总书记、 、 国家主席 国家主席、 、 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来到北 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来到北京大学考察 京大学考察。 。 这是习近平离开学校时同道路两旁师生亲切握手
  这是习近平离开学校时同道路两旁师生亲切握手 新华社记者王晔 新华社记者王晔 摄 摄


2016 2016年 年12 12月 月31 31日 日, , 同学们在 同学们在2017 2017年新年晚会上表演节目 年新年晚会上表演节目 李香花 李香花 摄 摄


2016 2016年 年9 9月 月5 5日下午 日下午, , 中国国家女子排球队到访北京大学
  中国国家女子排球队到访北京大学, , 在 在 “ “振兴中华 振兴中华” ” 纪念碑 纪念碑前合影 前合影
  王天天 王天天 摄 摄


2018 2018年 年5 5月 月20 20日晚 日晚, , 北大校园 北大校园 “ “十佳歌手 十佳歌手” ” 大赛决赛 大赛决赛 夏昕鸣 夏昕鸣 摄 摄


在燕园猫咪的目送中背起行囊 在燕园猫咪的目送中背起行囊 蔡翔宇 蔡翔宇 摄 摄 拍张百廿校庆喜饼 拍张百廿校庆喜饼, , 留住燕园的味道 留住燕园的味道 沈李美慧 沈李美慧 摄 摄




大一
北京大学东门站到了
“北京大学东门站到了——”伴随着地铁的提示音,我们提着行李箱,来到了倾慕已久的北京大学。原来素不相识的我们经由铁路、乘着航班,从几百上千公里外来到这里相聚,将在未来的四年里成为相识相知的同窗好友。
还记得收到北京大学录取通知书时的雀跃与兴奋,还记得登录北京大学迎新专题网站(fresh.pku.edu.cn)查询报到须知、办理信息采集等事宜时,对未来大学生活的向往与期待。听老师讲,我们非常有幸成为第一届使用北京大学迎新专题网站的新生。
邱德拔体育馆前的红帐篷,是入学时我们对于北京大学的第一个印象;帮我们把行李用三轮车运到宿舍的学长们,让我们感受到了学校的热情。
还记得在一体东操场举行的开学典礼,我们在草坪上领了雨衣、席地而坐,静静聆听王恩哥校长的致辞。他叮嘱我们牢记习总书记的讲话精神,把人生的扣子从一开始就扣好,传承和发扬北大精神,积攒和激发正能量,铸就守正、刚毅的主心骨。后来才知道,我们是少数的几届在操场上举行开学典礼的学生,这真是非常幸运有纪念意义的一件事情。
很多同学都是第一次住校、第一次离开家乡到另一个城市生活。开学时郑重地带父母参观我们即将度过最美好的四年青春时光的地方吧。父母想要好好看看我们,在我们人生中每个重大典礼上,他们不愿缺席。进入大学之后,同学们纷纷转载这样一句话:“从此,故乡只有冬夏,再无春秋。”再也见不到的,不只是春秋的故乡,还有除假期之外平时的父母;再也回不去的,不只是年少的岁月,更是与家人朝夕相处的时光。进入大学以后,更能够体会“常回家看看”的含义。
身陷精彩绝伦的百团大战
“十一”假期前后,百讲前的道路水泄不通,挤满了各种招新的社团。“百团大战”成为我们入学后最新学会的“北大词汇”。
招新现场热闹非凡,北大学子的青春活力、校园文化的蓬勃发展可见一斑。这里有爱心社、红十字协会、校园公益营建社等志愿服务类型的社团,献出自己的一份爱心、伸出援助之手,你可以体验奉献的快乐;这里有中欧交流协会、中日交流协会、中美交流协会等中外交流类型的社团,从这里出发,你可以了解国外文化、感受异域风情;这里有乒乓球协会、空手道协会、篮球协会、足球协会等运动类型的社团,无论你喜欢哪一种体育项目,都可以找到有共同爱好的小伙伴;这里有中原发展研究会、湖湘文化研究会、三秦文化协会、西北研究发展会等区域发展类型的社团,无论你来自哪一片土地,都可以在这里感受到来自家乡的浓浓情谊。元火动漫社的成员扮成二次元形象,人气动漫角色吸引了许多同学合影留念。素食协会的吉祥物“小猪佩奇”向过路同学们分发传单,呆萌可爱。流浪猫关爱协会成员们佩戴着毛茸茸的“猫耳朵”,向同学们介绍北大流浪猫的现状和协会的主要活动,吸引了不少人前来围观。可爱的装束着实给这些社团加分不少。魔方社的展位上摆放了许多花花绿绿的魔方,可供同学们计时试拧。自行车协会摆出了一排自行车,鼓励同学们试骑。青年天文协会旁边立着望远镜,引人瞩目,协会成员热情地邀请同学们观测太阳。击剑协会的成员鼓励对击剑运动感兴趣的同学穿上击剑服装和协会成员进行击剑过招。这些“体验式”的招新宣传吸引路过的同学们纷纷驻足、上前尝试。
第一次登上邱德拔的舞台
我们的第一次集体文艺演出是在体育馆。2014年12月7日,在人声鼎沸的邱德拔体育馆,我们相继登台合唱,那是纪念“一二·九”运动79周年的师生歌会。有趣的是,因为那时百讲正在装修,我们似乎是近年来唯一在邱德拔举办“一二·九”合唱的一批人。
登台前,是长达两个月的训练,和同级小伙伴一起,骑着自行车穿梭在宿舍和院楼之间,不知疲倦地一遍又一遍练习,一群人迎着北风唱着歌,连睡梦都是熟悉的曲调。那场比赛中,外院以开场视频中的沙漠风情和表演上的震撼一举夺冠,曾经三连冠的经院只位列第四。
说实话,三年过去了,曾经大一的我们最在意的名次,现在也许看淡了,但是那首反复练习的曲调,会在不经意的某个瞬间再次在脑海中出现。或许,若干年后,同窗再聚,这将是我们再次合唱的波涛。
那年军训无枪声
我们当年的军训,也是很有传奇色彩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大概是因为这两件事。
第一件事是我们是近年来唯一军训中没有摸过枪打过靶的,军训是在2015年的8月底,因为离9月3号阅兵的日子比较近,也听说管制不能有枪声,所以本应该拉练出去打靶的那天,我们就只是走了一上午,对着小火堆喷了一次灭火器,然后就又返回怀柔军训基地了。特别遗憾,失去了这辈子可能唯一一次摸枪的机会。
第二件事是我们军训间隙休息的时候看了一会儿手机的场景被某些媒体拍摄,然后被扣上“北大新生军训惊现低头族”的帽子,那会儿算是激起了全级同学的情绪,一边吐槽这些罔顾事实的造谣并且在各种社交平台上积极辟谣,一边也见识到了北大在社会上的影响力之大,一点鸡毛蒜皮都可能被添油加醋然后激起风吹草动。
当然,对于我们大部分人来说,最日常的还是踢正步、练匕首操或者军体拳,还有拼字和少林棍术。身体素质更高一些的同学则会被挑进格斗班或者战术班,他们享受着每天都可以洗澡的待遇,也时不时在尘土飞扬中和大地来个亲密接触。还有少部分是参加了军训宣传组和后勤组的同学,比如光华的华瑞同学就每天早起,然后在早上6点钟去拉号,叫醒全军训基地同学,自此她爱上了军号声,四年来她的手机铃声一直是起床号。
大二
多出的十学分
听说40楼530宿舍经济学院的“四朵金花”,分别选修了数学、社会、历史三种双学位。已在燕园学习一年的她们,面对琳琅满目的双学位项目,果断出击了。她们宿舍是北大选修双学位和辅修的缩影。
“修双选经济学”被同学们戏称为“北大四大俗”之一。1996年,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现国家发展研究院)开始为校内非经管专业本科生设立经济学双学位和辅修项目。后来,北京大学大部分院系都开设了双学位和辅修项目。尽管各个双学位和辅修项目都提高了学分的要求,但大家选修双学位的热情丝毫不退:抑或为了兴趣选择中文、历史、外语;抑或为了加强专业基础挑战数学;抑或和基友闺蜜组队经双……无论什么样的选择,接下来的时光里,原来放松的周末都需要上课,“十一长假”可能被压缩,每个学期要多选十学分的课程,但坚持到现在,觉得这三年是充实、快乐的,捧着同样有着林建华校长签名的双学位学位证,多么庆幸当初自己青涩的选择啊。
青砖楼里的最后一代公主和王子
传说中的公主楼是31楼,很遗憾,我们没有住过,因为大一刚开学的9月底,这座公主楼连同旁边两座建于上世纪中期的青砖楼就被拆了。
那时候的我们还不曾想到,一年后,我们住的老楼也要被拆了,那是最后几座青砖楼。其实老楼的条件很不好,一年只收750元的住宿费,水泥地,没有阳台,没有楼内浴室,一栋楼只有第一层有热水器和洗衣机,昏暗的楼道里挂满了刚洗好的衣服。
大二的时候,我们整楼人都搬到了新的宿舍,老楼很快被夷为平地,又很快建起了新的宿舍楼,楼号还是原来的楼号,只是再也不复当年模样。拆出来的老砖被制作成纪念砖,那一阵子有很多校友回来看老楼,可惜我们生活的时间略短,感情不够深厚,尚不懂离别的滋味,竟没有留下一丝一毫作为纪念。
现在想起来有些淡淡的伤感,毕竟那些发生在楼内楼外的故事,真真切切存在,不会随着时间空间的变换而流逝。偶尔路过的时候,还忍不住掏出校园卡想刷进去,毕竟老楼终究是我们的老楼啊,哪怕你换了容颜,但是记忆犹在,感谢你为我们挡住的那些风雨,忘不了离你最近的学一食堂,你身后的打印店,一直在门口游荡的楼猫“荷兰”,还有,那一架随风飘落的紫藤花。
克强学长回家啦
2016年4月15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来到北京大学考察。得知我们曾在电视上久仰的学长来校,我们十分激动,聚集在道路两旁,在人群中打出“总理您好”“欢迎总理回母校”的条幅,希望能一睹学长的真容。当晚,李克强前往农园食堂一层大厅与北大师生共进晚餐,闻讯赶来的师生在道路两旁打出了“强哥您好”的条幅。
步入食堂,克强学长在食堂一层的自选区域选取饭菜,挑选了凉拌木耳、清蒸小鱼、清炒河虾、一个冬菜包共18元的菜品,端着饭菜来到学生们中间,边用餐边和同学们热烈交谈。从这以后,这份组合餐被同学们称为“总理套餐”。他仔细地向同学们询问每月生活费多少、每天伙食支出多少,能否感受到农产品涨价的影响;并从生活关心到学术交流,漫谈能源建设、论文写作等话题,讲述了“天下大事必作于细”的道理,并希望同学们立足实际、扎实工作,为提高国家科技工业核心竞争力作贡献,为西部落后地区发展建设作贡献。
晚饭后,在第二教学楼门口,李克强手捧北大校报编辑部编辑的《足迹——北大校园媒体记录克强总理与北大》的报摘画册以及两份校报原刊纪念品,与大家一一握手话别。临上车时,“欢迎总理回家”“总理再回来看看”的声音此起彼伏,在场的同学们自发地唱起了校歌——《燕园情》,“红楼飞雪,一时英杰”的歌声在夜幕中久久飘荡。
你见过凌晨六点钟的“一体”么
“你这学期的卡打完了吗?”选修体育课的学期里,这是我们见面打招呼最常用的话了。作为需要选修四门体育课才能毕业的北大学生,对于“打卡”这个概念是再熟悉不过的。
刚刚入学时,打卡的方式是指静脉打卡,这是信息科学技术学院的五位学兄学姐作为核心研发小组设计维护的。还记得打卡的地点有“五四”和“一体”,五四体育场虽近,但每次积两分,一体虽远,但每次积三分。我们常常因为这一分的差异一大早起床,和室友相约一起去一体打卡。晨光下的未名湖宁静恬淡,一年四季的景致各不相同。春天刚刚抽芽的柳枝,夏天郁郁葱葱的湖岸,秋天色彩丰富的湖心岛,冬天结着薄冰的湖面,美不胜收。
后来,课外锻炼打卡的方式改成了运动APP打卡,同学们的实际锻炼情况更加直观量化。从益动、PB、悦跑圈到由北大学生团队自主开发的手机应用“PKU Runner”,变的是跑步计量的方法,不变的是青年学子们积极锻炼、昂扬向上的精神。但是,当听到低年级的学弟学妹们讨论不同的运动APP时,还是会时常想起当年去一体打卡路过未名湖时看到的景致。室友们分享过大四时选修体育课的一件趣事,老师让之前体验过去一体静脉打卡的同学举手,当学弟学妹们还在窃窃私语讨论“静脉打卡”为何物的时候,举手的同学们相视一笑:确认过眼神,彼此都是大四人;去一体打卡,那是属于我们2014级的特别记忆。
大三
你们宿舍有微波炉了么
“求投33楼!”“40楼的小可爱们希望得到一票!”还是在大二时的初冬,朋友圈纷纷转发“选出你最希望装上微波炉的宿舍楼”的投票。先选取五栋学生宿舍楼作为试点配备微波炉,而后经过一个寒假,返校的同学们惊喜地发现每一栋宿舍楼的大厅里都摆上了实用的微波炉。热一热冷冻的食物,烤一烤冬天的红薯,甚至还有心灵手巧的同学用微波炉自制点心。
变化何止这些。“全家便利店”24小时亮着营业的灯光。凌晨5点钟起床去驾校学车的日子里,“全家”热腾腾的包子、香喷喷的饭团,让早起的胃有了充实的温暖;傍晚实习加班后回宿舍的途中,顺路去“全家”一趟买份酸奶和坚果,犒劳自己忙碌了一天的身心。宿舍也有了大变化。洗衣机的使用方式从老旧的插卡变成智能的APP下单,少了向楼长阿姨买洗衣卡的麻烦,多了可以随时查看洗衣状态的便捷。这一年,红色的摩拜单车开始入驻北大,和去年已经在校园中普及的ofo小黄车平分秋色。
“校园基础建设是加快创建中国特色世界一流大学的重要环节。”林建华校长说。我们这一届的北大学生,见证了点点滴滴的变化,感受到细致入微的关怀;我们即将离开这个园子,但是园子的变化还在持续着,为学弟学妹提供美好的学习生活条件。在本科的最后一年,我们也迎来了老地学楼的改造。改造后的老地学楼共有33间教室、904个座位,除小班研讨室之外,每层的休息区还设置了宽敞舒适的沙发和生机蓬勃的绿植。不论是自习功课、课程讨论还是社团活动,老地学楼改造后的环境都能很好地满足我们的需求。
我们正在见证一个风景化、现代化的校园;我们也在见证一个发展中、进步中的学堂;百廿北大,改变的是校园,不变的是精神。
陪伴北大人几十年的大澡堂走了
大一开学第一天,我就认识了大澡堂,直到大三那年。
那时候住在没有浴室的老楼,报到当天下午,大澡堂成为我除了宿舍之外第一个去的地方,和新认识的室友一起,提着刚买的澡篮,一边聊天一边踩着拖鞋迈向大澡堂。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大澡堂就成为我们寝室同学的又一个聚集地,“走啊,一块儿去洗澡啊”就像一起去吃个饭、一起去教室占座一样成为每天的口头禅,然后一边洗澡一边侃天侃地,洗完之后趁机称个体重,看看自己有没有变胖。
当然啦,大澡堂也确实有诸多不方便,比如离宿舍楼远了点、洗完头等公共吹风机需要排很长的队,比如夏天洗完澡回宿舍的路上又出了一身汗、冬天穿着厚衣服和凉拖鞋还得带一堆需要换的衣服,比如大澡堂地面上的积水让换衣服变得非常麻烦……大一结束之后,伴随着老楼的拆除,我们搬到了有楼内浴室的宿舍楼,再也没有进过大澡堂,只有在路过大澡堂和偶尔充澡卡的时候才瞥一眼它的身影,依旧不断有人进进出出。
后来,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陪伴了几代北大人的大澡堂要拆了,本来想去拍照留念,但是赶过去的时候墙面已经斑驳破碎了,耳边传来的是挖掘机的声音,一个月后,原来的大澡堂变成了一片草地,就像从来不曾出现过一样。真的算起来,我们也是最后用过大澡堂的一批北大年轻人了,这里承载着的,是夹杂着苦涩和激情的不会遗忘的青春啊。
铁打的我们,流水的小西门外美食
曾经的我们,几乎吃遍了小西门和西门外的所有美食,也见证了很多家店铺的更迭变迁。
虽然大部分时候还是吃食堂,但是因为社团活动或者同学聚会、情侣约会,就会出去大快朵颐,玩一局狼人杀,尝一尝老磁福的东北菜、小吊梨汤的北京菜、门口有着兵马俑装饰的秦门陕西菜、以米粉出名的茶花妹子云南菜,以及自助、烤肉、火锅等等,基本上能够满足大家的口味;或者去江湖上人称“肯教”“麦教”的肯德基和麦当劳,点一份小吃,刷夜复习或者写作业。
很多北大人,从刚进学校到最后的毕业季,都能算是吃遍一条街,然后排出个好吃榜来。大一大二的时候,小西门外面还有很多卖烧烤的小摊,白天不见踪迹,一到晚上就推着小车到了马路边,如果不喜欢韭菜炒河粉,那里还有香辣猪蹄。后来,城管越查越严,先是小马扎没了,然后是炒面、猪蹄、煎饼果子,现在连烤鹅腿的大叔,都采用了外卖的方式,一个宿舍楼建一个“鹅腿群”,大家还是热热闹闹买鹅腿,或者去学一食堂的夜宵吃铁板烧和麻辣烫,倒也不失乐趣。不过,也听学长提过,西门外卖烤翅的老丁从摆摊到开店的励志故事,大学四年,至少要吃一次老丁烤翅,就像上世纪80年代的北大人对南门外长征饭店的恋恋不舍。
流浪而可爱的生命
来北大见到的第一只流浪猫是“荷兰”。
那会儿还不知道它的名字,脑海中留有的画面只有那个一身白却脏兮兮的、很亲人却也蜷缩在台阶角落的小可怜。后来知道最了解它的是“猫协”的成员们。还听说,未名湖北岸的猫属于退休教授喂养的,未名湖以南归猫协直管。
关注猫的同学们都熟悉了从宿舍楼到教学区的那些亲人的猫,比如长期占据理教门口却被新来的流萤和沙沙抢走地盘的鹅黄、因为做手术剃了半边毛一度觉得自己不够帅而难受了很久的唯一爬过我腿的花彩彩、曾经打遍未名湖畔无敌手喜欢睡电动车却不幸被轧到后腿的半白、来去无踪影的彪悍墨大爷、性格极其软萌特别喜欢爬腿后来因病越来越虚弱最后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的黑鸳鸯、一到夏天就掉毛然后把大威也传染了的大眼睛牛黄。当然,还有已经被送养了的高颜值楼猫麻酱、柚子茶夫妇和哈利,以及现在的断尾、焦糖、白面,还有传说中的上古神猫——“笔墨纸砚”中的墨墨和小砚,猫协给这些流浪猫起的每个名字都活灵活现。这些可爱的小生命,真的给大学生活增添了很多乐趣,它们有的聪明,有的蠢萌,也有的让人一眼看上去就心疼。默默许下一个心愿,希望等到硕士或者博士毕业的时候,能够领养一只小猫咪,给它一个家。
大四
校庆“小燕子”
百廿北大,静看历史风云变迁;此间少年,细听今朝热闹非凡。未名的湖水泛着绿意,和着庆祝的旋律荡漾波光;园子的我们穿着红衫,随着节日的欢呼舞动节拍。在我们将离开燕园的时候,遇上北大双甲子,实在是我们这批学子的幸运。
百廿北大,我们穿上红马甲,成为“小燕子”。无论是第42届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全球总决赛,还是燕京大学校友返校活动,我们都积极承担起接待、引导、联络等工作。从4月30日开始,我们活跃在全校22个志愿者服务站,为返校的校友提供帮助。北京大学建校120周年纪念大会、“双一流”建设国际论坛暨北京论坛、校友返校校园服务、发展与公益论坛暨校庆交流会、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全球金融论坛、后校园原创音乐盛典……我们分散在嘉宾联络、接待、引导、安保、巡逻等各个岗位,用志愿行动迎接全球各地远道而来的客人。
在建校120周年纪念大会上,当《燕园情》的旋律响起时,场内许多白发苍苍的校友迫不及待地站了起来加入合唱。在志愿服务工作中,我们接触到了来自五湖四海的师兄师姐们,虽然他们毕业多年,年龄、工作有别,但他们对母校的思念与依赖和从北大人身份中油然而生的自豪感与责任感,从未被时间和距离冲淡。“我们来自江南塞北,情系着城镇乡野。我们走向海角天涯,指点着三山五岳”。全球各地的大家汇聚于此,从此有了一个共同的身份:北大人。今天,我们尽己所能服务百廿校庆,用热忱与奉献维系着这份得来不易的缘分和情谊。
舌尖上的校庆
早在4月,我们就已经感受到了“舌尖上的校庆”。来自浙江大学、厦门大学、江南大学等八所高校的餐饮团队为我们带来各校的经典菜品,八个行业名厨团队也为我们呈现极具地方特色的美食和小吃,各个食堂外都排起了长队。厦门大学给勺园食堂带来的金砖豆腐供不应求,下午2点同学们就为晚餐排起了长队,和佟园新疆石河子大学的队伍交汇在了一起。来自厦门的阿滨同学想带自己的烟台女友感受家乡美食,但连续三天每天排队两小时都没能吃到福建沙茶面。幸运的是,沙茶面的制作方法被留在了勺园一层。
被留下的不仅仅是沙茶面。厦门国际会议中心总厨陈智灵大师,为我们带来的小吃五香卷和炒面线,已经被加进了农园二层福建档口的新菜单。其中五香卷外面炸得金黄的豆皮,里面裹着剁碎的精肉、荸荠、葱等,佐着特色酱料和白萝卜丝进食,酥、脆、鲜,真是“五香”;炒面线配料丰富,冬笋、瘦肉、虾仁、韭菜、甘蓝、胡萝卜、香菇炒熟后拌在被炸至金黄色的面线中,口感层次丰富,面线根根分明又带着浓郁汤汁味道,也已经被加进了农园二层福建档口的新菜单。
校庆期间,我们全体在校生还领到了学校120岁生日的喜饼套装。团团圆圆、甜甜蜜蜜、玫瑰余香、百廿同庆,美好的名字,可口的味道,真挚的祝福,我们在舌尖上与北大共庆百廿华诞。
和习大大握手了
入校的时候,习近平总书记的寄语“扣好人生的第一粒扣子”萦绕耳畔;临别之际,我们有幸近距离接触人民领袖。
5月2日上午,在五四青年节和北京大学建校120周年校庆日即将来临之际,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来到北京大学考察,向北京大学全体师生员工和海内外校友、向全国各族青年、向全国青年工作者致以节日的问候。
同四年前一样,习近平总书记又来到英杰交流中心,与师生代表座谈交流。习近平对我们青年学子寄予了爱国、励志、求真、力行四点希望。他强调,当代青年是同新时代共同前进的一代,应该成为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不辱时代使命,不负人民期望。
习近平离开学校时,道路两旁人潮涌动,我们纷纷向总书记问好,争相同总书记握手,齐声高喊“团结起来、振兴中华”,齐声高唱《歌唱祖国》,习近平满怀深情同大家挥手告别,掌声、问候声和歌声、口号声在校园里久久回荡。
你在图书馆听过闭馆音乐么
“如果有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博尔赫斯说。四年间,我们的天堂一直都在装修,但这也依然不妨碍我们对它的爱。
因为装修而稍显拥挤的图书馆座位炙手可热,激发了同学们早起去图书馆占领一席之地的热情,二楼多媒体教室改成的自习室更是成为同学们争相抢夺的热门学习场所。用心体味一次闭馆音乐,试用最新款的kindle,体验先进的3D打印,在朗读亭录制一段自己的读书声……在图书馆的四年有太多太多的回忆。
“光阴不言,前路万象。曾经遥远,岁月转眼,回首燕园,故事还未说完;光阴不言,留目光蜿蜒,离别多看一眼再一眼,前路万象,转身后再想念。”图书馆每一年的毕业墙,留下的是我们的寄语和感怀,留不下的是我们的青春和梦想,就让我们在毕业留言墙上送些期许给未来的自己,寄些祝福给明天的北大,诉些衷肠给未来园子里的新面孔吧。有的纸片上写道:“愿以年少济沧海,不枉燕园几度春。”这是2015年毕业季的时候,图书馆东门前横幅上的字,写下这句话的同学经过大学四年对于“毕业”应是有了更加深刻的体会;有的纸片上写道:“未名湖是个神奇的地方,绕着溜达两圈,就会想出一两个可能改变人生的点子。”不知道这位同学改变人生的点子是什么。
大二
本版文字:齐华瑞 周伯洲 张守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