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军人到学生

    期次:第1471期    作者:唐青


唐青 唐青 ( (左一 左一) ) 为北大暑期实践团讲解雷锋团历史
  为北大暑期实践团讲解雷锋团历史



  我的2017年,以9月份为截点,分成了上下两半段。9月份之前,我是雷锋生前所在部队的一名士兵;9月份之后,我回到北大,做回一名每天穿梭在教学楼间的普通学生。
  9月之前的经历,是那段长达两年参军入伍时光的最后半载。2015年9月,带着少年时候的梦想,怀揣着毅然和决然,也夹杂着一点小忐忑,我踏上了开向辽宁抚顺的列车。直到现在,我还时时想起那段虽然单调却充实的生活。
  部队一点儿也不像文学影视作品中表现的那样精彩纷呈,每天的生活单调且乏味;好兵也不像电视剧那样,一两个快镜头就能淬炼成功,每天的训练都会脱掉一层皮;哪有那么多的演兵场,更多是整理内务和一个口令一个动作的无限循环。幸运的是,入伍后我服役在雷锋团,一支有着优良作风和满载荣誉的英模单位。下连时,作为2015届新入伍战士中唯一一名进入雷锋班的新兵,我成为雷锋班第218名战士,住在了雷锋老班长的上铺。成为雷锋班战士,虽然光荣,但也意味着更多的辛劳和汗水:与普通战士相比,雷锋班战士在政治、军事素质上要求更高,白天训练要比别人更努力,晚上还要加班学习政治知识,除此之外,我们还需要担任雷锋班解说员,接待各界人士参观访问,周末我们基本上很少能得到休息。我也深知自己作为北大入伍的大学生士兵在雷锋班更是重担在身,不仅是为了让自己的两年军旅不留遗憾,更是因为我身上的北大标签,别人眼中我的样子就是北大在他们心中的样子。为了能赶上别人的训练进度,我会一直缠着教练班长向他请教,直缠到他远远看见我就躲开我,而我也成为同届战友中第一个完成驾驶训练、第一个独立执行出车任务的战士;为了能抓紧填补政治理论短板,我每夜都是凌晨之后才上床睡觉,很快我就成为了连里的理论骨干;为了能早日成为一名合格的雷锋班解说员,一有空闲时间我就对着镜子练习形态和解说,不到一个星期,我就背下了几万字的解说词并完成了我的第一次解说任务;我还被抚顺市团委聘为抚顺市“广场宣讲团”志愿宣讲员,走上抚顺的社区和广场进行雷锋精神宣讲,还被驻地多所中小学聘为校外辅导员,多次走到中小学生身边给他们做学雷锋报告。
  在雷锋班经历了太多的故事,而让我终生都难忘的,是2016年7月23日的那个夏夜,这天晚上一整夜的狂风暴雨让作为全国七支抗洪抢险分队的我们枕戈待旦、蓄势待发,做好了随时出动应急抗洪的准备。凌晨时分,我竟意外接到了远在山东老家的母亲的电话,母亲在电话那头再三叮嘱我:“我看天气预报说你们那边有暴雨,如果你们要去抗洪,听妈的话,不要往前冲!”可怜天下父母心,我理解母亲的牵挂,却更不敢忘记身上的军装和祖国的重托。“妈,老百姓需要我啊!”“可妈更需要你啊!”“妈,我相信,如果老家那边有洪灾,一定会有别人的儿子替我去保护您!如果我真的不幸牺牲了,一定会有无数个儿子替我给您尽孝!”当这些话脱口而出的那一刻,我不仅说服了母亲,也说服了我自己,也正是从这一刻起,我才意识到参军入伍不能仅仅是为了我自己追求刺激、丰富经历,更是要担负起一名中国军人、一名雷锋传人的使命。什么是好兵?能做到永远把国家和人民的利益置于首位的就是好兵!
  这些平淡的,激昂的,构成我两年军旅生涯的点点滴滴,随着退伍时间的一天天临近,离别的氛围也更加浓厚。退伍的前几天,我大概是最忙最累的那个上等兵了,因为当时北大暑期实践团正在我们单位实践,我全程陪同参观、训练、学习,晚上还要加班到深夜准备讲稿。等实践团走了,我才去找自己相识的每个战友,与他们互留联系方式、合影留作纪念,算是小小的告别。
  退伍那天早上,我们吃了一顿上车饺子,然后全连战友在连门口列队与我们一一拥抱送别,很多战友当时都哭了,我没哭,不是因为坚强,而是因为在心里觉得我只是暂时的离开,我的心永远都留在部队、留在雷锋班;而且我也必然会“常回家看看”的!
  9月回到学校之后,再也不需要顶着烈日站军姿、再也不需要顺着荆棘爬战术、再也不需要吹着寒风站夜岗了。我和燕园里的众多学生一样,上课,考试。我和那批同年入伍的战友成了最亲密的朋友,我们有着共同的经历,两年前,我们都从学生成为军人,而2017年,我们退伍归来,仍是北大学子。
  (作者为国际关系学院2014级本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