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珠峰,致敬北大

    期次:第1471期    作者:庄方东


庄方东一行在卓奥友峰攀登 庄方东一行在卓奥友峰攀登


  我的2017,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攀登”。5月3日,我和队友们登顶珠峰北坳(海拔7028米);10月1 日,登顶卓奥友峰(海拔 8201 米),这也是山鹰社献礼北大120周年校庆的系列活动。
  其实山鹰社早在2012年便有了攀登珠峰的初步设想,到了2016年2月,这个活动正式启动。因为攀登8000米以上的山峰需要有先后攀登过6000米以上和7000米以上山峰的经历,所以在2017年,我们决定攀登珠峰北坳和卓奥友峰,一方面是为了拿到 7000 米和 8000 米的登高证,另一方面也是一种训练,体验和适应高山上可能会遇到的恶劣条件,将来爬珠峰的时候才更有把握。通过这几次攀登,队员之间也能相互了解,默契合作。
  攀登的准备工作除了体能、心理、技术的训练外,学生队还需要和校友队以及教职工队进行协商,并且借助社会上的力量拉赞助和购买装备。大多数的准备工作都是在北京完成的,之后,便集体奔赴西藏进行4-5天的适应性训练,再前往珠峰大本营(5300米)或者其他山峰的营地,逐步适应新高度。
  4月攀登珠峰北坳的时候,出发时有9名队员,但是由于适应以及体能因素等影响,只有5名队员成功登顶7028米的顶峰,另外4名队员只抵达7000米的海拔高度,虽然只相差28米,但是在7000米的海拔,这28米需要花费将近一个小时。虽然在山上的时间只有7天,但是在从5800米攀登至6500米时遇到了暴风雪,当时的体感温度已经低于零下二十度,加上缺氧供能不足,有很多队员准备的衣服不够,差点出现失温的情况。
  从北坳下山以后,我们就加大了训练的强度,从体能、心理、技术、实践等方面进行训练。我们队内一共有7名学生,每个学生都有一定的任务,比如有装备、攀登、财务、后勤、赞助、媒体等,我主要负责队医和训练两方面,训练中要求队员们佩戴心率带来实时监控队员的状态并根据他们自身的情况安排训练。我们每周的基本训练包括一次山地训练,每人负重10公斤,每次的训练需要爬升2500米,距离一般都会超过25公里,每五至六周我们还会安排一次大强度的耗竭性拉练。有一次我们晚上十一点出发,凌晨一点抵达灵山的山脚,在日出时刻冲顶东灵山,再从东灵山穿过北灵山和黄草梁抵达柏峪,然后原路返回,全程50公里,海拔上升超过3000米,这次的训练主要是为了模拟珠峰的冲顶过程,珠峰冲顶也是凌晨出发,在日出时登顶,当天半夜回到营地。除了徒步,我们每周会进行一次长跑训练以增强队员的耐力,提高无氧阈,跑步的时间会随着训练次数的增加而逐渐增加,目前每次跑步已经超过100分钟。另外我们每周还会有一些力量训练,在高海拔因为极度缺氧,体能下降非常严重,如果没有足够的力量储备,在缺氧环境下根本迈不动步子,更别说向上攀登。除了这三个项目,我们还会有一些野攀、飞拉达这类高空项目以增加大家对恐惧的驾驭能力。
  相比于珠峰北坳,卓奥友峰的攀登非常顺利,只有在中间的休整阶段下了一场雪。卓奥友峰攀登时间比较长,每天晚上我们都安排了校友给我们讲和山峰相关的地理知识以及他们的攀登经历、创业故事。白天的攀登也不是闷头爬,在大本营附近我们践行“绿色登山,环保同行”的宗旨,每次适应性拉练
我们都会在沿途捡垃圾,我们的行动感动了路人,边防军的车辆和游客的车辆都会主动停下来帮我们带走垃圾。虽然在高海拔弯腰起身,都会导致一定程度的高原反应,但大家还是特别积极地捡垃圾。到了雪线以上就没这么多垃圾了,我们行进时偶尔也会聊聊天,不过因为路线可能有风险,行进时我们必须排成一列,所以也就和附近的队友交流。再往上,到了7000米以上,因为极度缺氧已经没有额外的体力做其他的事了,更没有体力来交流,这个时候便开始审视自己,包括人生三大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我们的总队长黄怒波当时也来到卓奥友峰的前进营地,他告诉我们,每一次上山他都会在山上密集思考,下山后就会焕发新生。
  攀登的过程中除了要击败外界的种种阻力,更要克服内心的恐惧。虽然我们已循序渐进地组织了多次攀登训练,经验充足,但是在山上会遇到什么,谁也无法预料。社里的老人们常说,“登山就是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的顶峰。每个人到达极限的点都不同,你必须靠自己。这是对你的试炼和考验。”卓奥友峰的攀登有一个难点是在海拔6400米到7100米的三段冰壁,过了这三段几乎90度的冰壁后还有很长的缓雪坡才能抵达二号营地,我们这次攀登的时候刚好山上起雾,能见度不到5米,前后都看不到人,脚下的路完全没有尽头,感觉整个宇宙中就我一个人,这个时候恐惧感突然爆增,那会儿我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持续走了半个多小时才缓过来,而这半个小时对我来说特别煎熬。过了这道坎,认清了自己在大自然面前是多么的渺小,再之后就无所畏惧了。所以登山不只是体能的考验,还有精神上巨大的压力,在登山的过程中可以体验到心理和生理在高海拔环境中的双重脆弱。
  2018 年的1 月1 日,我们登顶了海拔5355 米的四姑娘山三峰,在山顶迎接新年,那天我许下了一个新年愿望,希望可以顺利登顶珠峰。
  目前,我们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行前的训练,预计在3月底出发去拉萨,1周左右抵达珠峰大本营,先要适应海拔高度,往返于各个营地并逐渐往上爬,直到抵达7500米后会下撤至5300米的大本营或者海拔更低的定日镇,之后就是冲顶阶段,我们会根据天气预报,在一个风速相对较小的天气冲顶。
  (作者为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2014级博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