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北京大学校报 - 北京大学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1468期(总第1468期) 2017年12月15日   本期四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第01版 | 第02版:第02版 | 第03版:第03版 | 第04版:第04版 
     语音播报

华黎明: 丝绸之路的使者



作者:■ 校报记者 高莹


从西汉的丝绸之路到今天的“一带一路”,两千多年的历史记录着深厚的中伊关系;从院系初创到200多名毕业生,一个甲子的时光承载着北大波斯语专业的蓬勃发展。值此之际,本报专访了中国前驻伊朗大使、北大波斯语专业第一届本科毕业生华黎明。
以爱智之心,求知燕园
“我当初调离北京外国语学院(现在的北京外国语大学)来北大,具体学什么语言,听从组织分配。既然国家需要波斯语人才,我就学,而且学好,全力以赴地学好,将来能够为国家服务。”本着这样最朴素、最真实的想法,华黎明结缘北大波斯语专业。1958年,根据周恩来总理的指示,外交部从全国10个高等院校的英语专业里面选拔了三十几个人,分配到北大东语系不同的语种专业培养,华黎明等7人转而学习波斯语。
北大波斯语专业于1957年秋建立,首批招收的学员都是在职干部。1958年招收的这7名学生才真正地按照5年本科的标准完成了专业学习。回忆起建系情况,华黎明感叹道:“当初跟伊朗也没有建交,周总理就想到了要有波斯语专业。而且季羡林教授觉得波斯文化是西亚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他坚持一定要开波斯语专业。因此这个专业的开设,跟周总理的远见卓识和季羡林教授的执着都是很有关系的。”
从学有所成的英语专业转向完全陌生的波斯语,对华黎明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一方面,波斯语的一些发音是汉语和英语所没有的,而且文字要从右往左书写,书法也很讲究,学生“从入学开始,就拿了芦苇做的笔,每天要写一篇字,像练毛笔字一样”。另一方面,院系初创,没有波斯语老师,只好通过中联部的关系,聘请流亡在苏联的伊朗共产党人来华教学。老师的外语是俄语,学生的外语是英语,根本没有办法沟通;便又从北大俄语系借调青年教师张鸿年到波斯语专业担任翻译,同时一起学习波斯语。
燕园求学,华黎明印象最深刻的正是这三位伊朗老师,从波斯语的字母开始,到波斯的古典文学,都离不开他们的启蒙和引导。“他们从来没有当过教员,一生从事政治。为了教好我们波斯语,他们想尽了办法,非常认真、非常努力。”没有教材,老师们就自己把雨果的《悲惨世界》从法语翻译成波斯语,或者从莫斯科借一些教材,华黎明清楚地记得自己曾经学习过波斯语版的《共产党宣言》。“他们是把波斯语介绍到新中国来的第一批伊朗人。他们的作用、历史地位是非常重要的。”后来,由于中苏分歧以及“文化大革命”等历史原因,三位伊朗老师陆续离开中国,华黎明非常遗憾,“非常想念这三位老师”,希望北大可以找到老师们的下落,“他们为中国的波斯语播下了最早的一批种子”、培养了最初的人才,理应给后人一个崇敬和缅怀的寄托。
秉报国之志,投身外交
“毕业的时候,要先把我们‘冷藏’起来。因为1963年的时候我们国家和伊朗还没有建交。波斯语没有太大的用处。”毕业后顺理成章进入外交部工作的华黎明,被安排进了翻译队,1965年才被派遣到中国驻阿富汗使馆工作。1971年,华黎明回国被下放到外交部在山西离石的干校进行劳动,并被告知一辈子将扎根农村。
1972年9月,苦心志、劳筋骨的华黎明迎来了人生中一个至关重要的转折点。他突然接到回北京的通知,抵达北京后,穿着干校劳动服装、一身都是泥土的华黎明,才知道伊朗的王后和首相胡韦达来华访问,于是跟人借了一套服装,当天晚上就在人民大会堂给周总理作翻译。活动结束之后,因为中国和伊朗交往的增多,华黎明就被留在了北京,自此见证着中伊关系几十年的跌宕起伏。“我当时就是普通的翻译,外宾到来以前,他会和我们聊家常,问问怎么学的波斯语,多大年纪,哪里人。”谈起偶像周恩来总理,华黎明钦佩不已,担任周总理的波斯语翻译,使他有机会零距离接触这位卓越的政治领导人,学习他的战略眼光和外交风度。
1973年华黎明第一次来到伊朗,“飞机到了德黑兰上空,看到底下是一片灯火辉煌,从来没有见过”。在当时,由于中国国内发展落后,而伊朗已经是比较现代化的国家,华黎明第一次见到了高速公路、超级市场这些在今天的中国很普通的事物。不过,他笑着说:“现在我们和伊朗的差距倒过来了……伊朗人到北京、上海来,他们看得瞠目结舌,中国的发展这么快!”
得语言之美,交流文化
“我们中国的汉文化,受印度文化影响最深,其次就是波斯文化。”波斯语对华黎明的影响,不仅是作为一门语言,更是一种文化的交融。在外交工作中,他喜欢引用一句波斯谚语“能用手解开的结,就不要用牙咬”,主张和平、积极解决争端,反对用暴力冲突。伊朗文化底蕴深厚、充满哲理,比如,“母亲用一只手晃动着摇篮,另一只手撼动着世界”,对女性角色和地位的肯定,是值得其他文化学习的。
华黎明勉励波斯语专业的青年学生:“学习波斯语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因为伊朗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国家,将来会是一个很重要的经济体,是大有可为的。”同时他也告诫小语种专业的同学们,学习语言 “最重要的是必须喜欢这个语言”,然后再像小孩子学说话一样,多听多说,多写多读。
谈及中国人眼中的伊朗,华黎明认为国人太不了解伊朗,好多人想到伊朗去旅游,问他第一个问题都是“伊朗安全吗”?“实际上伊朗在中东是最安全的国家。”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后,伊朗这个国家在国际上被高度妖魔化,美国人把伊朗叫作“邪恶轴心”,西方媒体关于伊朗的报道大都是负面的,而中国的媒体大多采用西方的报道。以电影《逃离德黑兰》为例,华黎明亲历了伊朗革命和后来发生的伊朗学生占领美国大使馆及两伊战争的爆发,直言电影中相当大的成分在丑化伊朗和伊斯兰革命,和真实情况并不符合,中国人看了,可能会对伊朗产生负面的印象。能反映伊朗现实生活的,反而是《一次离别》《推销员的故事》这样的电影,他强调伊朗是一个既不邪恶也不神秘的正常国家。
随着现在中国和伊朗交往的增进,普通中国人对伊朗的看法也慢慢在改变。华黎明希望“中国有更多的人学习波斯语,而且学得很好,为中国人介绍伊朗、介绍波斯文化”,希望北大学子“抓住黄金的机会为中国的现代化建设作出更大的贡献”,希望北大继续“为中华民族的复兴输送更多更优秀的人才”。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北京大学 © 北京大学版权所有    |  公告栏  |  校报简介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