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毛主席的《七律·长征》说起

·环境工程与科学学院 邱兴华

    期次:第1457期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这是耳熟能详的《七律·长征》。事实上,我自己对长征的了解,很大程度也是从这首诗开始的。这首诗以景喻事,体现出了长征途中的艰难险阻,以及红军队伍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这也让我曾经错误地认为,长征所面临的仅仅是自然界的艰难险阻而已。这次贵州遵义研修学习彻底颠覆了我过去的这种看法,使我认识到长征之所以伟大不是因为它征服了途中的高山大川,而是因为它在国民党的重重围追堵截中生存下来并胜利完成了战略大转移,从而揭开了中国革命波澜壮阔的新篇章。
受左倾思想的危害,红军没能够突破国民党的第五次围剿,被迫进行转移。湘江的血战使红军上下开始意识到在这种混乱的转移状态中,去硬碰国民党的主力、甚至有较强战斗力的地方军阀无异于以卵击石。当时红军周围环顾着粤湘桂滇川军等大量地方军阀,虽然地方军阀与蒋介石中央政府间关系微妙,多数不愿意正面对抗红军,但若红军进入其领地并引来蒋介石的中央军,这些军阀也是会拼命的!因此最科学的做法就是柿子先捏软的,朝贵州进军,毕竟当时贵州军阀王家烈的实力最为弱小。正是这一思路,让贵州尤其是遵义成为了工农红军长征途中的关键转折点,最终成为中国革命的圣地之一。
进入贵州后,红军也面对蒋介石中央军的围追堵截,另外川滇湘军在四周虎视眈眈,防备着红军进入其领地,为此甚至不惜与红军开战。这一背景下,由毛主席指挥的四渡赤水成为了红军在万分危急形势下的绝地求生之举,最终成功地牵住了国民党军队的鼻子,而后红军部队渡过金沙江,跳出了蒋介石精心布置的重重包围圈,进入虽然山高路险但敌人力量更加薄弱的西康地区,这也成为了长征最终取得胜利的关键。
时至今日,长征途中的这种战略思想仍然值得我们借鉴。任何一项事业都存在艰难险阻,必然会遇到无数的困难和挑战,这时不应该一味地横冲直撞,而是要巧妙地利用“敌人”间的矛盾,恩威并举,拓展自己的生存空间,从而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战略大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