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北京大学校报 - 北京大学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1454期(总第1454期) 2017年9月15日   本期四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第01版 | 第02版:第02版 | 第03版:第03版 | 第04版:第04版 
     语音播报

无法“完成”的人



作者:王博


王博教授 王博教授


文明的历史,从某个意义上来说,是一部人理解自身和世界的精神史,也是人不断确立自己的存在及存在方式的历史。从希伯来到希腊,从印度到中国,在不同的生存环境之中,人类通过不同的方式来理解和定义自己。这种“理解”和“定义”通过构造有关世界、社会、国家和人的具体图景,影响和塑造实际的生活,从而成为思想的和生活的“范式”。 就这些“范式”的持续影响力而言,逐渐地形成一些强大的传统,建构起不同的文明类型,人也就随之成为不同的人,如希伯来人、希腊人、印度人或者中国人,一直到现在,我们仍然可以看到古典范式的力量。但与此同时,文明范围内多种范式的存在以及新范式取代旧范式的事实,也意味着人在“被定义”的同时具有超越某种具体定义,或者说“无法被定义”的一面,意味着人的存在方式的无限可能性。“无法定义”的向度显示出对于人类而言至关重要的“自由”的向度,或者说非现成的和无法“完成”的向度。这个向度通过“范式”的转移,不断地否定关于自身的具体定义,激进者甚至通过与“定义”本身的抗争,构成了“人”的自我认识和理解的重要内涵。

时间的存在,让所有的事物呈现在一个“历程”之中,也让我们通过“历程”更好地理解人的特殊性。以“历程”和“历史”的区分为例,所有的事物都存在于时间规定的历程中,但并不是所有的事物都有历史,虽然我们在一般的意义上也可以说动物的历史或植物的历史,但严格地说来,动物和植物只有“历程”而没有“历史”,正如“上帝”或者“神”是没有历史的一样(在时间之外)。就动物和植物而言,所谓没有历史的意思是说,它们是“现成”的,它们过去如此,现在如此,未来也如此。这不是说它们没有变化,即便有变化,也是自然和偶然地发生的,而非自我意识或精神活动的结果。简而言之,它们的历程是自然界历程的一部分。与此不同的是,人不是一成不变的“现成”之物,而是处在不断的自我构造之中。这正是人之所以为人者。这种自我构造表现为意识和精神活动、实践活动不断创造的意义世界。精神的自由构造及其各种表现构成了历史,非现成的人的历史。
历史的开端当然不是生物学意义上人类的出现,而是人类精神从“混然状态”的脱离,是人从被给定的生存环境之上,依靠着精神的力量“构造”了一个属于人的“世界”。 这个世界与现成的世界不同,现成的世界不依赖于我们的意识而存在,如自然的山川、自然的天地等。但属人的世界不同,由于意识和精神的作用,这个世界拥有了特别的意义和结构,并体现为规范自然世界和人类社会的价值和秩序。在这个属人的世界中,山川就不是现成的山川,天地也不是现成的天地,它们成为某个特殊意义和结构的一部分,被赋予了价值,被纳入到某种秩序。无论是人,还是其他的事物,都在其中获得了各自的位置和名称,因此也就获得了意义和定义。世界的意义、结构、价值和秩序就构成了所谓的“范式”,一个范式在一定时期之内具有相当程度的稳定性,成为这个时期文明最核心的要素和支柱。
历史的意义在于,它不断地向我们呈现出多样性的范式、原则和范式的改变。历史不是“断烂朝报”,不是一连串事实或事件的堆积,而是通过事实或事件呈现“范式”及其变化,从而一方面呈现人的构造性,另一方面呈现人的非现成性。“构造性”体现的是人类自觉地建构意义、价值和秩序即范式或原则的能力,这也正是“非现成性”的证明。与此同时,“非现成性”还表现为没有一个范式是普遍和永恒的。真正的历史关心基于“意义”的构造,关心“范式”转换的“波澜壮阔处”。(借用孟子的话,“观水有术,必观其澜”,时间如水,范式的改变就是“澜”。)司马迁作《史记》,自谓“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通古今之变是要揭示时间流逝过程内部的“意义”和“结构”。就中国文化传统来说,这个意义和结构的核心就是“天人之际”,是天道和人道,是真正的历史学家和哲学家都会追问的对象。

“天人之际”的问题关联着人的生存结构,也关联着整体的世界图景。春秋时期刘康公所说“民受天地之中以生,所谓命也” ,代表着古代中国的普遍意识。这个世界图景既反映在充满古典精神的六经,又在诸子的思想中得到体现,还存在与我们现在较少关注的数术的知识之中。在这种世界图景之下,人的存在就被安放在天地之间。关于人本身的认识、以及人的存在方式的认识,就和对于天地的理解交织在一起,在互相影响中发展出整体的天人之学。
如果以时间为线索来叙述,以“范式”的确立和转移作为最基本的标志,这种整体的天人之学大体上可以分为三个时期。第一个时期以《尚书》、《诗经》、《周易》和礼乐秩序等为代表,集“三代”精神之大成。以天命和德为中心,通过天地、山川、风雨、四时、五行、鬼神、礼乐和人伦等要素,天人之学呈现出神道设教、自然知识和人文理性混然一体的形态,构成了此一时期价值和秩序的基础;第二个时期以以儒家义理为主体的经学传统和以道家、阴阳家、法家、名家以及后来的佛教等为代表的子学传统为代表,顺应着大一统帝国统治秩序的探索和建立,以天道和政教为中心,通过元气、阴阳、四时、五行、仁义礼智信、自然、无为等要素,天人之学在“气”观念的基础之上,寻求建立起一个融自然秩序和人间伦理及政治秩序为一体的世界;第三个时期以新儒学即宋明理学为代表,以天理和心性为中心,通过理、气、心、性、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等观念和条目,建构起一个以天理为中心的严密的伦理和政治世界。
这三个时期,一方面可以看作是确立了三种立足于不同精神之上的范式;另一方面,在三个范式的内部,又有不同原则的存在。譬如在第二个时期,儒家的原则和道家的原则就有明显的不同,并且在思想世界和生活世界都发生了深刻的影响。第三个时期,新儒学内部也有朱熹和王阳明的区分。但是,我们仍然可以找到跨越不同时期和不同范式的一些共同的关注。这些共同的东西成为我们理解中国思想传统中“人”的意义的重要基础。它们包括:天地人一体的世界图式、政治向度的中心地位、伦理精神的突出和自然原则的持续影响力。
这些内容之间互相影响,从不同角度拼接成一个完整的人类生活图景,也是一个完整的“人”的图景。以天地人一体的世界图式为例,天地是属人的天地,人则是天地之间的人。同样,在政治向度的中心地位影响之下,天地也被高度地政治化了。如《禹贡》所述的九州,就不是单纯的自然地理,而是被纳入到政治秩序之中的空间秩序。

当我们讨论“成人”的话题时,文明的和历史的背景是异常重要的。在不同的文明系统中,“成人”具有不同的含义。即便在同一个文明传统之中,对于“成人”的理解随着时代和学派的差异而改变。对于儒家而言,“成人”意味着成为如圣贤一样的人。而对于道家来说,“成人”意味着成为符合自己之“自然”的人。在一些文明传统中,宗教的向度异常重要。而在传统中国,则没有那么重要。因此,“成人”主题的开放性和多元性是不言而喻的。所谓“成人”,在一个范式或者原则之下,有其比较清晰和明确的内涵。但从更大的视野来看,“成人”并不就是按照某一个标准或者原则来简单地塑造,这个主题的开放性和多元性必须得到充分地强调。同时,开放性和多元性也不是否认存在着关于人的理解的某些“共识”,存在着进步的向度。譬如在今天的世界,对于生命、权利和德性的成人和尊重等,无疑是“成人”的共同基础。
最后,我想借助于《周易》来呼应今天的主题——无法“完成”的人,这部长期居于群经之首地位的经典,从乾坤开始,到既济和未济两卦结束,蕴含着阅读和解释的无限可能性。既济卦的六爻排列非常整齐,阳爻居阳位,阴爻居阴位,井井有条,头头是道,看起来是秩序的完美象征,却注定无法持续。既济卦卦辞说:初吉终乱。这个断言的依据在于,人永远无法像“物”一样,被动地满足于被安放在某一个地方。人的自由的精神让每一种具体的秩序或者范式都存在“有效期”,既济就必然走向未济。不过,我们不必对未济的状态感动恐慌,未济之后也并不就是深渊,而是重新回到乾坤,重新寻找人为之人的生存根基。有个古老的儿歌说道:“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讲故事。讲的什么呢?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
从乾坤开始,到既济未济结束,再开始,再结束…… 这当然不是简单的循环,六十四卦的每一次重新开始都是一个新的精神范式的展开。这是没有尽头的展开,伴随着乾坤的不断再造,是无限的人和历史。永远在路上,或者可以说:永远在“道”上,这句话同样适用于自由而无法完成的人。
(作者为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G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北京大学 © 北京大学版权所有    |  公告栏  |  校报简介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