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北京大学校报 - 北京大学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1451期(总第1451期) 2017年7月5日   本期四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第01版 | 第02版:第02版 | 第03版:第03版 | 第04版:第04版 
     语音播报

回归廿载 风华正茂

——访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李义虎教授



李义虎教授 李义虎教授


今年7月1日,是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的纪念日,也是“一国两制”在港成功实践20年的纪念日。风雨20载,经历了亚洲金融风暴和“非典”风波后的东方明珠依然璀璨,并且焕发出新的生机。值香港回归20周年之际,我们采访了北京大学台湾研究院院长、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李义虎,聆听他对香港回归20年以及“一国两制”构想实践20年的评价。
过去:不忘初心,
20年繁荣有目共睹
“一国两制”是上世纪80年代邓小平同志针对祖国统一问题提出来的构想,之前并没有先例可循,因此这一构想需要实践的检验。李义虎认为,香港回归20年充分证明了“一国两制”构想的成功。从1997年的平稳过渡,再到经历亚洲金融风暴、“非典”风波等一系列重大波折,“一国两制”框架下的香港经受住了考验,保持了长期的繁荣稳定、社会和谐,这都充分证明“一国两制”的构想是科学的构想、是成功的构想。的确,20年来,香港的繁荣稳定有目共睹,2016年香港生产总值达2.5万亿元(3,200亿美元),较1997年累计名义增长81%; 2016年总就业人数达380万人的纪录高位,较1997年增加约65万。这些数字生动地印证了 “一国两制”方针是完全正确的,具有强大的生命力。
回归20年,香港也并不总是风平浪静。尤其最近两三年,香港社会发生了一些政治事件,甚至出现了“港独”的声音。有人认为这些事件说明“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中走了样甚至是失败的。“最近香港社会出现了一些杂音,但这些都是小插曲,香港社会的主流依然是支持‘一国两制’,肯定回归成果的。”李义虎认为绝不能因为一些杂音而否定“一国两制”。“香港回归20年,最重要的是不忘初心。我们当初提出用‘一国两制’的构想来解决香港问题,就是要维护国家的利益、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实现香港的顺利交接同时保证香港社会经济繁荣发展、人心安定团结。”李义虎认为,认识到“一国两制”的初心就应该明白“一国两制”在香港实践的这20年是成功的,是香港社会保持繁荣稳定的基石。
现在:坚持原则也保持灵活,
“一国两制”与时俱进
针对目前出现的问题,李义虎认为,“一国两制”是中国领导人首创的构想,也需要不断地摸索和充实完善、与时俱进。实际上,香港回归20年,我们也是这么做的,“一国两制”从最初的科学构想到如今在香港实践中的一系列制度安排,都是“一国两制”方针在实践中不断完善的过程。回归之初,《中英联合声明》和《香港基本法》保证了香港的顺利回归并对回归后做出了一系列的制度安排,尤其是宪法第31条和基本法奠定了香港回归后的基本法律框架。李义虎认为,针对香港社会近年来出现的一些新情况和新问题,在坚持“一国两制”原则下我们也做出了一些灵活调整。去年11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针对所谓的“宣誓风波”对基本法第104条的进行了释法,释法阐明了就职宣誓规定的立法含义和法律原则,有利于澄清香港社会的模糊认识,是维护基本法权威、保持香港大局稳定的需要,也进一步完善和发展了“一国两制”的思想。“一国两制”正确处理了“一国”和“两制”的关系,其中“一国”是原则,而“两制”则是香港回归后要如何治理,实现香港的“良治”,就要完善配套的制度设计,让“两制”真正成为香港社会平稳运营的条件,涉及到制度安排和设计,需要实践的检验。
香港社会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平稳运行了20年, 并且取得了一系列令世界瞩目的成就。李义虎认为未来的香港社会仍需要保持“一国两制”的初心,这是原则也是香港社会能够继续繁荣发展的基础。“当然也要继续发展,”李义虎补充道,“针对香港社会现在出现的一些问题,在坚持基本原则不变的情况下要根据具体问题具体处理,而且一定要依法、依宪处理,加强宪法和基本法的连结。”李义虎认为,如何解决香港社会目前出现的问题都能从宪法和基本法中找到答案,“遇到这些问题就应该去重温宪法和基本法”,他提到诸如有关国家安全立法的基本法第23条以及香港公民教育等问题都有着明确的法律规定,“法律有规定的我们该做的必须做”。
未来:东方之珠迎来新机遇,
“一国两制”盼对岸开花
对于很多内地人来说,东方之珠的回归更像是一个繁华都市梦的实现。作为全球重要的国际金融、贸易和航运中心,香港是全球最自由经济体和最具竞争力城市之一,香港繁荣的经济、富足的生活透过黄金时代的港片深入到彼时还在深耕发展的内地人心里。近年来,随着大陆对外开放的加深和改革进程的推进,香港与内地的连接越来越紧密,大陆需要香港,香港更需要大陆。“国家发展得好,香港肯定也发展得好。香港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是紧密联系在一块的。”李义虎认为这几年大陆发展态势很好,综合国力上了很大的台阶,大陆和香港在经济上已经密不可分了。香港独特的区位优势,将会在“一带一路”特别是海上丝绸之路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同时,“粤港澳大湾区”作为区域合作重点项目第一次进入政府工作报告,李克强总理在报告中提到:要推动内地与港澳深化合作,研究制定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发挥港澳独特优势,提升在国家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中的地位与功能。李义虎认为,香港在大陆经济发展中获得的红利能够惠及香港的民生,经济的提振反过来也会强化港人对国家的认同,对祖国的忠诚。
“一国两制”最早是针对台湾问题提出来的,但是先被用于解决了港澳问题。李义虎认为“一国两制”在香港成功实践了20年,形成了“一国两制的香港模式”,这一模式肯定对日后解决两岸统一问题有一定借鉴意义。但另一方面,台湾问题有其特殊性,台湾问题产生的原因、演变的过程都和香港不同,大的方面都是要用“一国两制”去实现和平统一的问题,但具体到两岸统一会采取有自己特色的模式,不会将香港的模式照搬去台湾。
相较于香港,李义虎认为台湾问题要复杂得多。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战的产物,岛内经过几十年发展,从90年代的宪政改革、本土化到现在的去中国化,政治生态和民意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而且台湾本身是选举制,政党轮替之后其政策尤其两岸政策甚至与上一任截然相反。如今民进党执政,拒不接受“九二共识”,实际上实行的是“一边一国论”,并在岛内推行“积累式台独”。李义虎指出这些都是需要面对的现实情况,也是“一国两制”解决台湾问题将面临的现实挑战。
习近平总书记在会见台湾统派人士的时候曾说,我们要结合台湾的现实情况找到“一国两制”在台湾的具体实现形式。李义虎认为这句话很有深意,这也是他所在的北京大学台湾研究院目前的重要研究课题——探索和找到“一国两制”的台湾模式,找到一个为两岸大多数人接受、合情合理的解决之道和未来的制度安排。据李义虎介绍,要找到“一国两制”的台湾模式,就要研究岛内的政治生态、民意结构、文化认同等问题,“只有我们把这些问题摸透了,才能找到解决台湾问题的‘脉象’,从而找到合理解决台湾问题的办法。”目前台湾研究院对“一国两制台湾模式”的研究已经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出版了《一国两制的台湾模式》一书,并入选国家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文库。
正如李义虎所言,回归20年,香港的繁荣和稳定证明了“一国两制”的强大生命力,这不仅是香港的成功,是“一国两制”的成功,也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大会暨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五届政府就职典礼上所讲的那样,是中国为国际社会解决类似问题提供的一个新思路新方案,是中华民族为世界和平与发展提供的最为需要的公共产品。无论是未来的两岸关系还是国际社会上的类似问题,“一国两制”在香港20年实践中焕发的强大生命力将为他们提供最有力的范本和蓝图,不朽香江也将继续书写新的传奇。
(校报记者 张月朦)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北京大学 © 北京大学版权所有    |  公告栏  |  校报简介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