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北京大学校报 - 北京大学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1450期(总第1450期) 2017年6月25日   本期四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第01版 | 第02版:第02版 | 第03版:第03版 | 第04版:第04版 
     语音播报

“一带一路”建设是全球经济增长的新动能



作者:王跃生

 我国主办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不久前刚刚结束。论坛的成功举办和巨大国际影响表明“一带一路”建设已成为当前中国经济和全球经济发展中的最重大事件之一。实际上,“一带一路”倡议不仅关乎中国经济转型和可持续发展,关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与发展,而且具有超出国家和地区意义、引领全球经济增长与繁荣的全局意义。特别是在当前世界经济持续萧条、全球增长前景模糊的当下,这种意义极其重要。
大家知道,2008年的美国次贷危机和嗣后的欧债危机引发了全球金融危机,使世界经济受到重挫。经过全球主要经济体的货币宽松政策合力应对,经济基本止住下滑,2010年、2011年还出现过一个小阳春,但总体上世界经济自金融危机开始便陷于长期慢性萧条。以2008年至2015年金融危机后8年数据来看,这8年是二战后几十年来经济表现最差的:譬如,2008-2015年,全球GDP平均增长率仅为0.9%,而金融危机前的2000-2007年8年间,这一数据为5.2%,更长期的1990-2007年,增速为2.9%;如果放到1960-2015年的更长时期,平均增速为3.6%。表1显示了危机前2007年至2016年间全球最主要的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金砖五国)的经济增长状况,从中同样可以看出世界经济的长期低迷。
我们更为关心的是,为什么全球经济陷入金融危机后迟迟不能有效复苏走出危机?为什么战后以来的其他危机通常经过两三年最多三四年调整就会重新走向繁荣,而此次危机后的萧条长期持续、遥遥无期?在我们看来,原因就在于二战后形成的全球化经济结构和增长机制失效,增长动力不复存在。
战后以来,特别是美国主导的经济全球化结构形成以来,美国作为全球最主要的科技创新者、新产业引领者、产业转移的发动者和全球最大市场,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火车头。通过国际产业技术梯次转移,各国的比较优势得以发挥,实现全球资源配置优化和效率提升,反过来为美国腾出资源实现创新创造了条件。中心国家对外直接投资——国际产业转移、技术扩散——外围国家工业化、制造业发展——产品返销美国、全球贸易大发展——贸易盈余以间接投资形式回流美国——中心国家持续对外投资……这就是全球化下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机制。伴随着战后五次国际产业大转移,这一循环持续了几十年,并带动了全球经济增长。
然而,战后经济增长机制的有效运行是有条件的。这些条件包括:一、中心国家(如美国)必须不断创新,发展新兴产业,以弥补由于传统产业转出带来的产业空心化影响;而一旦新产业支撑不足,就会形成产业空心化,随之产生贸易逆差、国际收支逆差、财政赤字。二、外围国家(如中国和东南亚国家)必须持续地维持低成本生产的比较优势,并随着成本上升而实现产业升级,否则就会导致“低成本依赖”和“比较优势锁定”,最终落入“中等收入陷阱”。三、全球产业转移链条必须持续下去。如果以上条件出现问题,全球经济增长的循环就会打破。全球金融危机的发生恰恰源于这一循环出现了问题,无以为继,世界经济由此也便失去增长动力。
现在的问题是,如何使世界经济尽快走出危机阴影,重新恢复有活力的经济增长?奥巴马政府时期提出全球经济再平衡,试图通过抑制中国的发展来改变与中国的贸易失衡局面,为此提出了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等经贸战略。且不说这些战略已经被美国新政府放弃或者束之高阁,即使执行,这些战略也无助于恢复世界经济增长。特朗普执政后一改奥巴马政府积极建立新的全球化规则的立场,转而走向孤立主义[退出TPP,重新谈判NAFTA(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边缘化WTO(世界贸易组织),不再提TTIP],从自由贸易转向保护主义(美国优先),从区域化、集团化走向一对一谈判,各个击破。这些做法不但无助于促进世界经济增长,是否能带动美国经济增长都大可怀疑,因为保护主义的政策必然招致贸易对手的报复。更大的可能是两败俱伤和多败俱伤。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国提出了促进世界经济恢复增长的“中国药方”,这就是,进一步推进经济全球化,倡导自由贸易,消除保护主义,改革和完善既有国际经济秩序和经贸规则,实现包容性增长,接续全球产业转移,通过国际产业转移和全球结构重组带动全球经济增长。其中,在建立和完善制度与国际经贸规则的基础上接续全球产业转移带动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是实现世界经济包容、可持续、均衡增长的重中之重。
问题是,在现有世界经济结构下如何接续和发展新的国际产业转移进而带动经济增长?自从世纪之交互联网繁荣的泡沫破灭之后,全球的新一波技术创新和新兴产业高潮尚待发生。近期高技术产业和新兴产业热点不少:新能源、新材料、信息技术、人工智能、节能环保、生命生物产业……这些产业的发展代表了新兴产业的方向和未来,但因为大多还属于创新投资阶段而非产业投资阶段,尚不足以形成支撑世界经济增长的大规模产业投资。与此同时,我们注意到,亚非拉许多发展中国家尚未开始大规模工业化,许多国家还处于前工业化时代。而在工业化和传统产业发展上世界和中国都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这是驱动世界经济增长最容易实现突破的关键点。如果这些尚未实现工业化的发展中国家能够开始大规模工业化进程,一方面将使全球产业转移到中国之后日渐停顿的产业转移链条得以接续,另一方面则通过这些国家的工业化和经济增长为世界经济增长注入源源不竭的源头活水,带动全球直接投资、贸易和产出的增长,如同三四十年前中国开始大规模工业化的效应一样。而我国所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正是清醒地把握住这个关键点,在全球产业转移到中国后实现接续产业转移、带动经济增长的途径。
“一带一路”倡议下的国际产能合作有助于实现亚非拉发展中国家的工业化和经济起飞,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新动力;“一带一路”框架下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全面合作,将为中国经济实现转型升级,解决新的从哪来、旧的往哪去的问题创造条件;“一带一路”将通过实现“五通”、打造六大经济走廊,大力展开国际产能合作,实现第六次国际产业大转;“一带一路”所倡导的国际经济关系新理念,将通过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合作,构建出全球经济关系的新理念、新机制。
在“一带一路”倡议和相关规划实施过程中,一个重要障碍是地理、交通、文化的隔绝,基础设施的滞后,合作机制的缺乏。所以,基础设施建设是“一带一路”建设的突破口和着力点,也是建设初期的合作重点。亚投行、金砖银行、丝路基金等金融机构也正是为基础设施和产业转移提供金融支持的重要工具。
随着“一带一路”的推进,一个以中国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及其他发展中国家关系为主体的国际经济循环将逐步形成,这一经济循环将与传统的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的循环一起,共同构成世界经济的双增长极。这种双循环结构对于世界经济增长具有重要意义,犹如使世界经济列车从单核变为双核,将成为世界经济增长新动能。
(作者为经济学院国际经济与贸易系教授)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北京大学 © 北京大学版权所有    |  公告栏  |  校报简介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