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北京大学校报 - 北京大学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1450期(总第1450期) 2017年6月25日   本期四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第01版 | 第02版:第02版 | 第03版:第03版 | 第04版:第04版 
     语音播报

怀抱虔诚之心教书

访城市与环境学院教授韩茂莉



作者:■ 校报记者 夏昕鸣


韩茂莉教授 韩茂莉教授


编者按:在北大,韩茂莉老师讲授多门通选课和专业课,深受学生喜爱。其中 “中国历史地理”课程2008年被教育部评为国家级精品课,韩老师也因之获得北京市教学成果一等奖、北京市名师称号。此外,她还获得过国家教学成果二等奖、全国高校优秀教材一等奖、北京市教学成果一等奖,连续十余年所有课程教学评估均在90分以上,被评为北京大学“十佳教师”。
这么多年,韩茂莉教授别在头上的发卡一直没换,远离浮躁的她衣着简朴,却有着无比富足的精神世界。韩老师对“教师”这个职业非常尊重,她常说:“教书对我而言,不仅是一种职业,职业只是谋生的方式,我却把教书看成是生命的一部分。”抱着这样的信念,韩老师力求传承老先生们的治学风骨,以一种平静之姿、一颗虔诚之心,将知识传授给一代又一代莘莘学子。本期校报,就让我们走近韩老师,听她讲述自己怀抱虔诚之心教书的故事。
教书经验:从“怕被学生骂”开始
“刚留校教书的时候,我并没想太多,只是怕被学生骂。”谈起认真对待每一堂课的初衷,韩老师笑了,“你教得不好,学生们在校时可能不敢说什么,但是毕业几十年后再聚会,他们仔细一想上学这些年,一定能想得起来哪一门课、哪个老师课讲得还不错,上这几年学还值得。我就特别怕学生们以后聚会谈起我,觉得是浪费了他们的时间。北大的学生们都太宝贵了,不能耽误他们。”
由于“怕挨骂”,韩老师对自己教学的内容和方法都下了一番苦功。“教好书是需要锻炼的,我知道自己口才还不错,但这并不意味着一上来就会教书。”韩老师告诉记者,她在北大做博士后期间,老系主任胡兆量教授开始物色自己退休后所教课程合适的接班人,“不知道怎么的,胡先生就想到了我,‘中国地理’这门课,他让我上三次试一试,我上课的时候,他坐在下面听。我记得第一堂课讲得很流畅,但经验不足,时间把握得不好。2小时的课,讲到50分钟就不知道说什么了,结果胡老师只好自己上台接着讲。”于是,在后两次上课时,韩老师就做了充分的课前准备,终于使胡先生放心地把课交给了她。如今,韩老师已经教了二十多年书,她总能把上课时间控制得很好,而这都要得益于她在最初“三堂课”上打下的基础。
讲课必须注重技巧。为了掌握现在年轻人喜欢的言说方式,韩老师特别关注诸如“我是演说家”一类的演讲节目,学习节目中的讲演方式和叙述方法。“这些节目教会我,一个真正的好演说是既有内容又有技巧的:围绕主题要怎么讲,怎么组织吸引人,如何层层递进。其实,说话是门艺术。”韩老师的课讲得好,学生们早已有目共睹,然而她却还在孜孜不倦、广泛学习,努力研究讲课技巧,以求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这份执着,不禁令人肃然起敬。
教学相长:喜欢听学生说NO
学无止境,韩老师早已习惯边讲边学,不断充实着自己的课程。“必须自己吃进去,才能讲出来,才能有见解。有时候,少看了一眼书,我的理解可能就是不健全的,甚至产生根本的偏差。知识是在进步的,所以我对读书总有紧迫感。” 韩老师的课件每年都在修改,根据新的研究、体悟及时补充新的内容。而每次课后,她都有问必答,从研究数据的获得途径、到最近看到了什么有意思的观点,回答得非常谨慎,绝不信口开河。如果暂时无法给出答复,她也会告诉学生:“我好好想一想,再回答你这个问题。”
不过,比起为准备课程所做的努力,韩老师更喜欢提及自己讲课时从学生那里受益的经历:“心明眼亮的学生会检视你的课堂内容,有时候会发现很有价值的问题,千万不能小看学生。大学老师与中小学老师最大的不同,就是喜欢听学生说NO,也愿意承认自己课堂上出现的错误。北大精神不全在老先生那里,也在年轻人身上。每年上课,都有学生对某些结论和观点说NO,我们下课会共同探讨。我觉得教书是一个不断长进的过程。”
“有一次,我讲到草原游牧,游牧一般以一家一户为单元,赶着自己的牲口,在方圆一二百里地的范围内寻找水草,这些水草并不足以支撑一大群牧民聚在一起放牧。”韩老师回忆说,“结果两三个星期后,经济学院的一个本科生过来找我,说看过我写的书,发现我书里写的内容和上课讲的内容矛盾了。辽代实行斡鲁朵即宫帐制度,好几万人的兵马跟着皇帝四季转场。皇帝更迭继位,最后有十三个宫帐、几十万人聚在一起,那么草又在哪呢?当时我很欣赏这位学生发现问题的能力。虽说有关斡鲁朵的问题并非我的研究,是辽金史专家的结论,但我未经思考,就认作可信的结论引用在我的著作中,必然存在问题。”
亦师亦友:做学生喜欢的好老师
韩老师对学生特别和蔼,同学们也亲切地叫她“韩姐姐”“韩奶奶”——“我怎么一下子就从姐姐变奶奶了,但没有被叫‘韩大妈’的阶段,心里又有点高兴。”韩老师半开玩笑地说,“学生对我蛮好的呀。”
谈起学生,韩老师有讲不完的故事。她珍惜学生,把学生当作平等的朋友对待,学生自然也喜欢与她交流。“有个学生从本科开始就经常和我聊天,我告诉他,知识单一就没有创新的土壤,除了与专业相关的书,历史、文学、社会学的书都可以读,只要不是烂书,总能够拓展视野。”后来,这个学生买了许多书看,还和韩老师交流读后感,从最初的好奇逐渐演变成一种自觉。几年过去,有一次,韩老师在意大利都灵又碰到这位学生,便明显感受到了他的变化:“读书在他身上已经起作用了,他不是初学者的思维,而是开始具有科学家的基本素养了,他会观察世界,提出自己的疑问,并能综合人文关怀与理性观察、思考解决问题的办法。”
韩老师做研究,始终亲力亲为,不愿打扰自己的研究生:“研究是自己的事,如果学生都做了,我做什么呢。我不希望学生变成我的打工仔。我的兴趣和方向不一定是学生喜欢的,我希望他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喜欢什么领域就去多读多看,我特别希望他们和我的领域不一样。如果在相同的领域检索,按资排辈,总是先检索到我,他们永远在后面,这样不好。”韩老师的研究生赵桂芳告诉记者:“我的研究兴趣和方向是自己通过看书找到的,韩老师会在我想到一个问题的时候提醒我要对哪本著作、哪篇文献加深理解,在一件事的表象背后要有理性思考,所谓‘读书得间’。”
爱学生、尊重学生也是韩老师从老先生那里继承的传统。“以前没有电脑画图,全是手绘画图,那个时候,胡兆量先生偶尔出书、发文章,就让我帮着画一两张地图,或者参与部分工作。” 韩老师回忆说,“后来我发现,但凡我画过图、参与过的成果,作者里一定有我的名字,老先生保护弟子的劳动成果,提携年轻人,让我很感激。所以在我工作之后,尤其提醒自己也要做一个好老师。”
“教书是件很好的事情。”采访中,韩老师常常提到这句话。她很羡慕自己的老师、一直讲课讲到90岁的侯仁之先生:“我多么希望自己八九十岁时,也能如此思维清晰,把我所知道的有用的知识告诉学生们。”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北京大学 © 北京大学版权所有    |  公告栏  |  校报简介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