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北京大学校报 - 北京大学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1445期(总第1445期) 2017年5月5日   本期四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第01版 | 第02版:第02版 | 第03版:第03版 | 第04版:第04版 
     语音播报

编者按:1927年4月28日,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先驱、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之一李大钊同志英勇就义。斯人已逝,风范长存。90年后的今天,通过回顾李大钊与北大的往事、研究李大钊的精神,我们更加感受到李大钊同志思想的深刻、精神的崇高、人格的伟大。

弘扬李大钊精神,做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



作者:孙熙国




▲左上图为李大钊同志工作过的地方——北京大学红楼(图为资料照片)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这幅对联正是李大钊一生光辉足迹和心路历程的写照。李大钊短短38岁的一生,不但用他的铁肩担负起了20世纪人类历史的道义,还用他的一双妙手撰著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新篇章,传播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我们不禁要问,李大钊在其短暂的38个春秋里为什么能够问鼎知识的峰巅,铸就人生的辉煌?我个人认为,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他具有坚定的马克思主义信仰,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具有解放无产阶级和全人类的崇高的共产主义理想。
李大钊是如何认识和判断20世纪中国和世界的历史的呢?他认为20世纪是无产阶级解放的世纪,是包括妇女解放在内的人类的彻底解放的世纪。他在1919年1月5日的《新纪元》中说:“这个新纪元是世界革命的新纪元,是人类觉醒的新纪元。”“我们应该趁着这一线的光明,努力前去为人类活动,作出一点有益人类的工作。”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一种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社会担当意识。
如何解放自己呢?解放的主体是谁?他在《真正的解放》中说:“真正的解放不是央求人家‘网开三面’,把我们解放出来,是要靠自己的力量。”《解放后的人人》中说:“放过足的女子,再不愿缠足了。剪过辫的男子,再不愿留辫了。享过自由幸福的人民,再不愿做专职皇帝的奴隶了。”
李大钊所理解的解放就是马克思在《论犹太人问题》中所说的“彻底的解放”。这首先表现在,他说的解放是包括妇女解放在内的所有人的解放。1919年10月15日他在《妇女解放与Democracy》中说:“有了妇女解放,真正的Democracy才能实现。没有妇女解放的Democracy,断不是真正的Democracy。”
其次,他所说的解放是一个包括“物质”解放和“精神”解放在内的人的全面的解放。他在1919年10月发表的《我的马克思主义观》中说:“不改造经济组织,单求改造人类精神,必致没有效果。不改造人类精神,单等改造经济组织,也怕不能成功。我们主张物心两面的改造,灵肉一致的改造。”
李大钊所理解的解放实质上就是人类的解放,是全面的解放。人的解放的基础是经济解放、物质解放。早在1919年李大钊就提出了“两种文化运动”的主张,“一个是精神改造的运动,一个是物质改造的运动”。他说:“共产主义非只主张政治的改革,其中尚含有经济的革命。社会革命为整个的革命,非部分的革命。”
李大钊关于人类解放的思想,是对时代问题的解答,是对时代发展趋势和发展规律的把握。李大钊对时代大势的认识,对时代精神的把握和践履,表明他具有强烈的时代意识,具有“与时代共进退的革命担当精神”。
李大钊精神是什么?我认为李大钊精神包含五个方面,这就是与时代共进退的担当精神,与劳工大众共命运的平民精神,从实际出发研究和发展理论的创新精神,身体力行的实践精神以及舍生取义的革命精神。
马克思主义作为无产阶级和全人类解放的科学,它的使命就是实现以无产阶级为代表的劳动群众的解放,其学说的立足点和出发点就是广大人民群众。
阅读李大钊的著作,我们会发现,“人民群众”在李大钊的思想中具有根本性的、基础性的地位。李大钊在1920年12月写的《唯物史观在现代史学上的价值》中说:“我们要晓得一切过去的历史,都是靠我们本身具有的人力创造出来的,不是哪个伟人圣人给我们造的,亦不是上帝赐予我们。将来的历史,亦还是如此。”这就坚持了群众史观,反对了精英史观、英雄史观和宗教史观。在这样的视野下,世界就是群众的世界、平民的世界,历史也就是群众创造的历史、平民创造的历史。所以,他说:“现在已是我们世界的平民的时代了,我们应该自觉我们的势力,快赶联合起来,应我们生活上的需要,创造一种世界的平民的新历史。”
他认为,孙中山的失败就在于他一度看不到人民群众的作用,找不到革命的依靠力量。在与《莫斯科工人报》记者的谈话中,李大钊说:“如果南方政府不寻求工农的支持,敌人可能不费什么力气就把它推翻。”和孙中山不同,中国共产党一开始就把工农群众看作是革命的依靠力量。李大钊指出:“中国共产党的任务是要向工农大众解释国内战争的起因和意义,……中国共产党将把这些群众组织起来,以进行阶级和民族的决战。”
为说明工人和农民在中国革命中的作用,李大钊在1924年九月、十月间又写下了两篇文章,《中国内战与中国农民》和《中国内战与工人阶级》。
李大钊还对工人阶级做出了考察,可贵的是,他明确提出了无产阶级领导权的问题。他提出“全国的革命者联合起来”,但联合起来的先锋队是工人阶级。他在《中国内战与工人阶级》中说,在这一革命过程中,工农大众,尤其是工人阶级,已经日益觉醒。“在共产主义宣传的影响下,中国无产阶级开始懂得了谁是他们受苦受难的罪魁,谁是他们的敌人;它开始意识到自己在中国民族革命和世界无产阶级革命中的责任。”“中国工人团体、共产党同全体工人一道,应当成为反对国际帝国主义斗争中的先锋队。”
李大钊还提出了知识分子应该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的思想。早在1920年他就指出:“我们很盼望知识阶级做民众的先驱,民众做知识阶级的后盾。知识阶级的意义,就是一部分忠于民众做民众运动的先驱者。”这就是“知识阶级的胜利”!
李大钊在研究中国社会问题时,把眼光首先投向了工农大众,认为工农大众是中国革命的依靠力量,中国工人团体、中国共产党是中国革命先锋队,中国革命要想取得成功就必须依靠他们。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早开始于谁,在学界存在较大的分歧。我认为,最早倡导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应该是李大钊。
早在1919年8月17日李大钊在《再论问题与主义》中,已经较为明确地提出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思想。他说:“我们的社会运动,一方面固然要研究实际的问题,一方面也要宣传理想的主义。”李大钊所讲的社会运动,就是要用“理想的主义”作指导,来“研究实际的问题”,不仅如此,他还进一步认为理想和主义是共性,但其应用则表现出特殊性,因而会因时间、地点和事件的不同而不同。他说:“大凡一个主义,都有理想与实用的两面。把这个理想适用到实际的政治上去,那就因时、因所、因事的性质情形,有些不同。社会主义亦复如此。”“一个社会主义者,为使他的主义在世界上发生一些影响,必须要研究怎么可以把他的理想尽量应用于环绕着他的实境。”一个学说离不开“环绕着他的实境”,离不开“时代环境”。学说会随着时代和实境的变化而变化。
他针对胡适把学说说成是“死的”的观点,指出:“材料虽是死的,若是用当也未尝不可把他变成活的。”把死材料“变成活的”内容,就是要把马克思主义应用于中国的实际,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
他在1921年1月27日提出了“中国的社会主义”的说法。反对简单地发展“实业”,认为“在现存制度下不可能发展实业”,唯一的出路就是改变旧制度,“发展社会主义实业”。为了达到这一目的,李大钊提出要“深入研究中国与社会主义的关系及其实行的方法”。这是李大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思想的重要体现。
李大钊在《社会主义与社会运动》中,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思想,就是作为“共性”的社会主义与作为“个性”的各国实际之间的关系。他认为,社会主义会因“各地各时之情形不同,务求其适合者行之,遂发生共性与特性结合的一种新制度,故中国将来发生之时,必与英、德、俄……有异。”
从实际出发、从自己的国情出发的思想,李大钊早在1914年就提出来了。他于1914年11月10日在《甲寅》杂志第一卷第4号上发表了《国情》一文,主张“宪法”要依据中国“近今之国情”,而不能依据“往昔之国情”。
这都表明李大钊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第一人,同时也表明他具有一切从实际出发创新和发展理论的求实精神。
毛泽东说:“精通的目的全在于应用。”我们认识和解释世界的目的是改造世界。李大钊不仅提出了自己的学说,更重要的是践履了自己的学说,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本着主义作实际的运动”。1919年五四运动中,李大钊积极投入这场伟大的爱国运动,上街散发传单,并积极奔走联络社会各界营救被捕入狱的陈独秀,成为这场运动的重要领导人之一,并组织成立了马克思学说研究会,系统地介绍、宣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的科学体系,批驳各种反马克思主义的错误思潮,推动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广泛传播。
他说:“因为有了假冒牌号的人,我就愈发应该一面宣传我们的主义,一面就种种问题研究实用的方法,好去本着主义作实际的运动,免得阿猫阿狗、鹦鹉、留声机来混我们,骗大家。” “一面认定我们的主义,用他作材料、作工具,以为实际的运动;一面宣传我们的主义,使社会上多数人都能用他作材料、作工具,以解决具体的社会问题。”在李大钊的影响、引导下,毛泽东、周恩来、邓中夏、高君宇等一批先进的青年知识分子,逐步接受了马克思主义,走上了共产主义的道路。毛泽东对美国记者斯诺说:“我在北大当图书馆助理员的时候,在李大钊手下,很快地发展,走到马克思主义的路上。”
李大钊身体力行的实践精神,还表现为他所具有的舍生取义的大无畏的革命精神。他在狱中为了保护同志而包揽了全部责任,身受酷刑,仍坚贞不屈。奉系军阀不顾社会各界的谴责和社会名流的呼吁,于4月28日使用“三绞处决”法残酷杀害了一代英华,整个过程持续了整整40分钟。
《论语·泰伯》云:“天下有道,以道殉身;天下无道,以身殉道。”李大钊生于天下无道的时代,为了无产阶级和人类的幸福和解放,身体力行,舍生取义,以身殉道,忠实地践履了自己的理想和信仰。这是李大钊精神的一个重要内容,也是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的北大精神的重要内容。
李大钊创新和实践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活动,使得他成为中国最早的马克思主义传播者,成为20世纪初中国的“普罗米修斯”。今天我们学习和弘扬李大钊精神,就是要学习他的担当精神、平民精神、创新精神、实践精神、革命精神,做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只有这样才能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为党、国家和人类的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
(作者为马克思主义学院执行院长、教授)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北京大学 © 北京大学版权所有    |  公告栏  |  校报简介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