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与国家民族的命运紧密相联,在每一次国家抗击疫情的治理中,都能够看到北大人的身影——

北大与共和国战“疫”史

    期次:第1544期   


美丽的江城武汉期待疫情过去美丽的江城武汉期待疫情过去,春暖花开

破除流行已久的传染病1949年10月,爆发于察北专区的鼠疫迅速向华北各地传染,直接威胁北京的安全。10 月 30 日,

《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内蒙察北鼠疫侵袭的警报,已引起了各地普遍的注意,积极防止和扑灭鼠疫的斗争已经展开了,这应该成为华北人民当前的一项战斗任务”。在党和政府的动员下,时任北大医学院院长的胡传揆带头在医学界进行响应,附属医院60名医生和 170 名护士加入防疫队;医学院 20 名医师和 75 名护士成为封锁检疫人员,与首都人民奋战四十余天直至抗疫战胜利结束。

不久后,国家开始治理历史上根深蒂固的慢性传染病。

1954 年,胡传揆担任“中央皮肤性病研究所”所长,参与制定全国防治麻风病规划,带领团队提出“积极控制,防止传染”防治原则,制定“查、收、治、管、研”综合性防治措施,在全国建立起较为完善的麻风病防治体制。到本世纪初,中国麻风病治理已取得了历史性胜利。

上世纪50年代,脊髓灰质炎在国内流行,毕业于北京大学医学院的顾方舟带领团队受命研究该病,仅用四年就研制出了活疫苗。1960 年疫苗开始推广,无数儿童因此免于致残。经过40年的不断努力和实践,在 2000 年,世界卫生组织证实我国成为无脊髓灰质炎国家。

1961 年,广东沿海多个地区发生霍乱,北京大学派出流行病学专家魏承毓

加入卫生部组织的深入现场指导防治工作组,在此后的几十年里,魏承毓始终行走在霍乱疫情现场调查的第一线,参与国家有关霍乱防治策略与措施的制定,为霍乱防治发挥了重要作用。

1969 年,北京大学校友屠呦呦接到代号“523”的疟疾防治药物的研究项目,进行抗疟药物研制,三年后其团队在青蒿中提取到了被命名为"青蒿素"的结晶体,后来又合成双氢青蒿素,对治疗各型疟疾特别是抗性疟非常有特效。

建国以来,鼠疫、麻风病、霍乱、疟疾等在中国历史上流行已久的传染病相继得到控制,甚至被根除。一代代北大医学人延续着历史使命,凭借家国情怀和专业学识,为改善中国传染病防治状况做出了重要贡献。

世纪之初狙击非典2002 年末,

“非典”即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在广东爆发,这是一种新的呼吸系统传染性疾病,北大校友钟南山站在抗击非典的最前线。

2003年3月,非典扩散到北京,北京被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为疫区。北大医院紧邻中南海,北医三院后方为海淀高校密集区,严峻的形势和肩负的重要责任使得北京大学的医护人员们冒着随时倒下的危险在抢救生命、阻断传染中展开非典狙击战。

除院内严峻的抗非典工作,北京大学附属的第一医院、人民医院、第三医院、口腔医院、肿瘤医院、第六医院的一

批批医护人员不断地增援其他传染病医院,三家综合医院感染科和呼吸科专家还要不停地奔波于北京市其他医院之间进行会诊、指导。北大公共卫生学院的曹卫华、詹思延等青年教师火速赶赴北京各区县担任指挥工作;陈育德、魏承毓等老专家则再度出山组成了二线专家组,针对一线遇到的问题提供指导,有效控制了“非典”在北京的蔓延。基础医学院成为科研攻关主战场,药学院积极开展药物研究,第六医院牵头启动我国的第一个大型灾后心理保健服务项目,基因试剂盒等成果纷纷涌现。据统计,北京大学附属的六家医院约2000名员工,在非典期间扛起了首都近三分之一的救治任务。其中,仅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和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这三家综合医院就诊治确诊“非典”病人549例(中国内地累计病例5327例)。

职责所在,万死不辞,在这场交织着光荣与痛苦的“非典”战役中,北大人始终冲锋在前。

援非抗击埃博拉2014 年,致死率远超“非典”的烈性传染病埃博拉在非洲爆发并迅速席卷西非,这对全球卫生体系构成了严峻的挑战。中国政府积极开展了援非抗击埃博拉行动,在国家统一部署下,北大人以派出医疗援助、进行专项科研等形式积极投身到这项国际救援事业中。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组建了由两名副主任医师级别的危急重症救治专家和三位危重症护理经验丰富的主管护师组成的赴几内亚抗击埃博拉病毒医疗队。队员曹宝平与中国驻几内亚医疗队一同编写了《几内亚疟疾防控知识问答手册(中文版)》,协助医疗队充实更新原《几内亚华人埃博拉防控手册》。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危重医学科主任么改琦参加当地医疗队门急诊值班,对驻地医疗队开展埃博拉感染控制培训以及常见传染病培训,针对当地华商、中资企业开展埃博拉防控的健康教育培训。援非医疗队员们以高度负责、播撒大爱的真挚情怀,赢得了非洲人民的生死友谊。

除此以外,北大人对抗击西非埃博拉疫情的贡献也体现在幕后科研工作者的医学研究上。北京大学药学院天然药物及仿生药物国家重点实验室周德敏、

张礼和团队发现了三萜天然产物广谱抑制流感、埃博拉和 HIV 等病毒感染的共性作用靶点和机制,有助于新型抗病毒药物的研发。此项研究成果也入选了2017 年“中国科学十大进展”,并发表在《科学进展》期刊上。

逆行湖北,抗击新冠2020 年春节,伴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蔓延,北大人再次踏上参与国家防疫的新征程。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校友钟南山院士再次临危受命,出任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站在抗击疫情的前线。

北大响应国家号召,迅速组队投身疫情防护工作。1月26日,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和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等三家综合性附属医院派出第一批60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随着疫情的不断发展,2 月 1 日,北大再度派出由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院长刘新民、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党委书记赵越、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院长乔杰带队,由12名医管人员组成的第二批医疗队支援武汉。此后又在2 月 6 日、2 月 7 日各派出一支援鄂医疗队。至 2 月 25 日,北京大学共派出四批453 名医护人员援助湖北,人数占北京援助湖北医疗队的一半以上。

而在抗击疫情的第二战场上,王洪源、庞元捷两位教师以及11名研究生志愿者支援国家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疫情数据统计和分析工作,昼夜不歇地持续奋战在分析全国疫情工作一线。公共卫生学院的师生们做了大量疫情分析研判工作、城市防疫指导、科普知识宣传工作。此外,还有很多科研团队积极开展针对疫情的科研活动。海内外校友和青年学生通过网络平台筹集资金与医疗物资,支援湖北;湖北的北大选调生们构筑起疫情防控的人民防线;也有许多的青年学生在家乡主动报名,志愿奋战在抗疫基层,体现了北大人的使命和担当。

在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时候,北大人始终义无反顾、冲锋在前,一次次为打赢人民群众的健康保卫战无私奉献着。

(校报记者张守玉整理自北大青年公众号文章《历史不会忘记:国家疫情治理史上的北大往事》、付东红《非典十年记忆》)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