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西沟的希望

    期次:第1538期   

卢赫与水西沟中学的学生在一起 卢赫与水西沟中学的学生在一起




·卢赫
在我的印象中,支教总是伴随着“艰苦”二字的。在来到新疆之前,我曾无数次设想过支教生活的样子,闭塞的交通,不发达的村镇,艰苦的生活和教学条件。然而,到了这里后,我却发现原来的预想是那么不切实际。
我所在的学校水西沟中学位于乌鲁木齐的南山风景区,镇子上依托景区大力发展服务业,街两旁到处都是小餐馆和农家乐,由于在景区附近,这里的物价水平甚至超过了乌鲁木齐市区。学生也大都住在学校的附近,一些距离较远的学生则会住在由学校提供的宿舍里。由于政府的学费减免政策以及针对困难户的补贴,除了身体原因,这里的学生都能够完成他们的义务教育,在我们为了发奖助学金调查学生家庭状况的时候,也没有发现很多生活困难的情况。面临着和自己想象中完全不一样的生活,我能做些什么?心里不禁打起了问号。
然而很快,我就发现了,其实我们的支教生活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为了能够“镇得住”这些比我小不到十岁的学生,在第一次上讲台前,我把要讲的课程内容在脑中模拟了好多次,细细地想过了设置的每个问题和笑点,想象了学生们的反应,准备到了自己觉得万无一失的地步。然而,第一次走上讲台后,我才发现事情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由于学生们的家长大多是从事服务业或者农牧业,很少有接受过正规高等教育的,因此较为忽视对孩子的知识拓展与思维培养,有的甚至都忽视了对孩子的管教。这里的学生基础较差。在我第一次上课的时候,讲了一句“地球是圆的”,整个班的孩子们都在问“为什么地球‘下面’的水不会掉下去”?除了缺乏科学基础,文化方面更是贫瘠。少数民族占到了学校人数的50%,再加上小学教育的缺失,全年级能熟练掌握拼音的学生没有几个,识字水平也停留在比较初级的阶段,一些常用字都不认识,阅读量也很小,历史故事、历史典故基本没有听过。因此我原来设计在课堂中的简单问题都成为了巨大障碍,课堂推进起来十分困难。
此外,很多学生每天都是抱着一种混日子的心态来上学,没有任何对未来的期望。回到家后,因为父母工作忙,没有人看管,他们基本上就是抱着手机刷抖音、刷微博、打“王者荣耀”,没有一点学习兴趣,连最基本的写作业都成了问题,最开始的时候一个班只有不到一半的人能够将作业交上来。
面对这些问题,当时的我有些不知所措,也产生过自暴自弃的想法。但是在和他们的相处中,我发现他们也有着非常可爱的一面。每当我有什么跑腿的工作时,他们总会抢着去做;有的牧民家学生还经常和我说他家的趣事,并邀请我和他一起骑马放羊……作为他们的副班主任,我有时也会负责给学生打好午饭,坐在教室和他们一起吃。一来二去,我和学生就慢慢地熟络了起来。在经过和学生们的深入交流之后,我发现他们并不是厌恶学习,而是由于从小缺乏相应的习惯,不知道什么叫学习,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学。为了能够帮他们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同时也是为了拓展他们的视野,在课程讲解中我会给他们讲一些小故事。齐桓公的大度、陈涉的雄心抱负、项羽的刚愎自用,每一个故事都让他们听得十分入迷。有时他们也会对故事中的人物发表自己的看法,急切地希望表达自己,大喊“老师,老师”的声音还曾让办公室的老师误以为我在和学生吵架。为了帮助他们理解,我也经常用身边的人和事情给他们举例子,也许天津人的幽默感是天生的,每一次课堂的气氛都能够被引爆。
我还加了班上爱玩手机的同学的微信,时不时地搞一些“突然袭击”,谁如果被我抓到了在玩手机,是免不了挨一顿训的。训完后,我也会和他们一起聊一聊人生、聊一聊理想,北大的生活、北京的样子都是他们喜欢的话题。每一次,学生和我聊完,都会“痛改前非”“大彻大悟”,表示自己一定努力学习,未来到更远的地方去看看。就这样,学生逐渐地喜欢上了学历史,一有自习课,班长就会到办公室来找我,让我上历史,同时班上同学们也会自觉地遵守课堂纪律,还有自愿帮我管理班级的“小助手”,作业情况也好了许多。
看着学生们一天天的进步,各种好习惯在慢慢地养成,我也慢慢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能够将更好的学习习惯带给他们,能够将更多的理念、更宽广的视野带给他们,为他们人生的未来铺上第一块砖,为他们种下向往学习的种子,就是我们支教的最大意义所在吧。
(作者为外国语学院2019届本科毕业生,第二十一届研究生支教团新疆分团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