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潮涌来

——北京大学与五四运动

    期次:第1418期   


1919年的五四运动是和北京大学紧密相连的。100年前,教育救国、文化救国的思潮在北大汇合,北京大学的知识分子成为了中国人民爱国主义坚定立场的最早表达者、运动的最早发动者、集会游行的组织指挥者和全国性运动的倡议者。五四运动形成的“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精神成为北京大学最为宝贵的精神财富。
蔡元培:为保强国之本者,非学堂也哉
在风雨飘摇中,如何让落后挨打的中国走上独立自主、富强文明的道路是无数仁人志士的追寻。远在戊戌变法之前,就有人提出了教育救国的理念。郑观应在《盛世危言》中提出:“学校者,造就人才之地,治天下之大本也。”康有为在1898年5月的奏折中提到“今变法百事可急就,而兴学养才,不可以一日致也,故臣请立学宜亟也”。可见当时社会,教育救国、文化救国已经是一种重要的思潮,但这种思想主张始终未落地生根,中国也始终缺少一所引领社会先进文化和生产力、输出先进思想的象牙塔。直到蔡元培主持北大才从理论和实践上将这种思想发展到时代高度,在中国学术史、思想史甚至整个中国历史上书写了浓墨重彩的篇章。
蔡元培在接受北京大学校长职务时,便决定通过“改良北大”来改良社会。1917年1月9日,北京大学举行开学典礼。蔡元培发表演说,提出了“抱定宗旨、砥砺德行、敬爱师友”三条原则。北京大学从此开始了正本清源的道路。肃清时弊是蔡元培着手的重要工作。
北大的革新与新文化运动
在整理北大乱象的同时,1917年这一年,蔡元培邀请了数位在后来中国文化史和思想史上具有重要地位的“大师”入主北大。
第一位便是陈独秀。1916年底蔡元培归国时,国内民主潮流已出现新的高潮,以《新青年》创刊为标志的新文化运动开始兴起。当时,前任北大文科学长夏锡祺已辞职,新人选未定,恰好蔡元培看到了十几本《新青年》。要定他!蔡元培数次前往陈独秀的居所,邀请他担任北大文科学长。感佩于蔡元培的诚意,陈独秀接受邀约,在蔡元培上任的第九天,陈独秀受聘来到北大。
陈独秀、李大钊、鲁迅、胡适、钱玄同、刘半农、周作人、梁漱溟等《新青年》编委群体,是当时思想启蒙的先行者。随着这样一批思想家在北京大学任教和任职,北京大学成为了当之无愧的新文化运动的主要活动基地。
蔡元培的革新和他支持下的新文化运动,为五四运动和北大此后的发展提供了深厚的思想基础和组织基础。在新文化运动浸透下的北京大学,形成了“高”“大”的校格——北大之“高”,在德、智、体、美方面,特别是学术上有高水平;北大之“大”,在于能够海纳百川、兼容并包。将“高”与“大”两者有机结合,北京大学开始了“民主”与“科学”的探索。
北京大学在注重学术高深和人才包容的同时,特别注重对青年健全人格的培养。蔡元培要求学生在抱定宗旨的同时要“砥砺德行”,要抵制清除卑俗、自侮的行为。他发起了“进德会”,同时倡导开展文化思想、美育教育。在五四运动前,北京大学各类具有现代主义的社团活动热情高涨,无论是师生自办的报刊、杂志,还是建立的音乐团、体育会、美学会等,都为北大的知识分子形成创新向上的学格和个性自觉的群格发挥了重要作用。
有了这样的校格、学格和群格,北京大学的知识分子在五四运动中处于中心和主导地位可以说是水到渠成。
北京大学在五四运动中的主导作用
经过几年的努力,北京大学已成为中国真正的最高学府和思想文化中心,这里有一流的校长,一流的启蒙思想家、文化精英和著名教授。在学生中,也出现了一批精英人物。他们的成果通过《新青年》《每周评论》《新潮》《国民》等刊物对全国人民产生了巨大的向心力和号召力。
在1919年前,北京大学进步学生开展了首次大规模爱国请愿活动——1918年5月,为反对段祺瑞政府与日本签订的卖国军事协定,留日学生归国代表团李达、王希天等来到北大与许德珩、邓中夏进行联络,由北京大学学生带头,发动组织北京学界2000余名学生,向总统、总理请愿。尽管首次大规模的学生爱国请愿活动并没有达到目的,但它一定程度上成为了五四运动的预演。
1919年5月1日,中国政府在巴黎和会上外交失败的消息传到国内。5月3日,许德珩等学生骨干从蔡元培那里得知国务院已密令中国代表团在巴黎和会上签字,立即约集《国民》杂志社各校代表在北大西斋开会,蔡元培亲临讲话。会议决定于3日晚在北大三院礼堂开全体学生大会,许德珩负责起草宣言,法科学生谢绍敏当场咬破中指,撕下衣襟,血书“还我青岛”四个大字,会场气氛十分悲壮。邵飘萍报告形势后,学生们争相演说,形成一次誓师大会,决定于5月4日各校学生齐集天安门前,举行示威游行活动。很显然,如果没有蔡元培和北大学生如此迅猛激烈的反应,5月4日的爱国示威游行可能就不会发动起来了。
5月4日,3000余人在天安门前集会和游行,由《新潮》社傅斯年任总指挥。会上宣读通过了由许德珩起草的《北京学生界宣言》,沿途散发了由《新潮》社罗家伦起草的《北京全体学界通告》一万多份。这两份材料,被公认为由北大带头发出的表示中国人民意志的最强音。
为了将爱国运动推向全国,北大学生联合会推选北大学生许德珩、黄日葵为代表到天津、济南、南京、上海宣传呼吁。5月21日,各地学联代表在上海龙华体育场召开群众大会,许德珩等在会上演说;6月6日,上海商、学、工、报四界召开联合大会,许德珩又在会上报告北京情况。工商界宣布“一律罢市,与学界一起进行”“誓不反顾”。
由以上史实可见,北京大学在五四运动中的中心地位和主导作用毋庸置疑。在全国各界的支持下,五四运动最终取得了胜利。蔡元培领导的北大革新和《新青年》倡导的新文化运动的思想结晶,在五四运动中大放光辉。
100年来,经过五四精神洗礼的北京大学引领着思想与学术的新潮流。这里首先举起了马克思主义的火炬,首先产生了中国共产主义知识分子及其领袖人物,成为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最早策源地之一。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的五四精神从此成为北京大学最宝贵的精神财富,鼓舞一代又一代的北大人担负起历史重任,为我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事业作出重要贡献。
(校报记者燕元据史料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