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夸”或“喷”不过是无聊的文字游戏

    期次:第1512期   

夸夸群 夸夸群 北大经 北大经济学院 济学院2018 2018级本科生 级本科生 程裕文 程裕文 作图 作图



■ 校报记者 吴益姜
近期,一种以“夸赞”为特色的微信群“夸夸群”在大学生群体中流行。无独有偶,另一种只管不留情面“怼人”“谩骂”的“喷喷群”也受到追捧。这两种风格迥异的社交群,甚至让无孔不入的电商平台嗅到了商机,纷纷推出“夸夸群”“喷喷群”服务,让人“花钱买夸”或“花钱买喷”,生意异常红火。
这两种看上去充斥“文采斐然”的“夸”与“巧舌如簧”的“骂”的网络狂欢,因为清华与北大学生开展一场“夸夸群和喷喷群哪个才是你的精神家园”辩论赛而加了一把火,引发舆论的更大关注。
应该说, “夸夸群”或“喷喷群”一定程度上迎合了一些人“求夸”与“求喷”的不同心理需求,满足了某些人调侃、娱乐及压力释放所需,但要将这种网络空间的“受夸”或“被喷”上升到人的“精神家园”层面上,笔者难以认同。
“赞美”之义是发自内心的对自身所支持的事物表示肯定的一种表达,此中的要素是真实且善意的。而在“夸夸群”里,“夸赞”被异化成廉价的狂轰滥炸式的“糖衣炮弹”,充斥着虚情假意。同样,在“喷喷群”里,人们尽显尖酸刻薄之功,将人骂得体无完肤,以骂人为快甚至以骂人赚钱,庸俗不堪。
作家霍达说:“我历来不相信怀着一颗卑劣的心的人能写出真善美的好文字。”无论“夸夸群”还是“喷喷群”,其致命点都是遗失了人性中最宝贵的“真善美”。这样的所谓“精神家园”,又岂能成为人的精神寄托之所?
有人认为“夸夸群”或“喷喷群”作为一种带有亚文化色彩的“狂欢式”社交,既然能够得以在青年群体中兴起,必然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它是顺应现代青年群体尤其是大学生的学业压力过大而兴起,它得益于大学生群体解压的刚需。笔者认为,即便如此,也不适宜称之或以之为“精神家园”。毕竟,一个人接受来自网络空间的“夸”或“喷”,或许能够让情绪找到一个宣泄的出口,心理亦可望获得短暂的愉悦或减压,但以戏谑的方式获取空虚的快感,一时狂欢过后,焦虑感依旧驻扎在内心甚至更加猛烈。换言之,脱离了本真的虚拟空间只是不断上演各种“娱乐至死”的闹剧,并不足以寄居一个人崇尚高尚的灵魂。
人必须致力于主宰自己的情绪乃至精神追求,保有向上的健康心理。碰到压力与挫折,不应该像鸵鸟那样把头扎进沙堆里逃避,而视之为磨砺意志、锤炼人格的遭遇,以阳光的姿态去面对。歌德说:“流水碰到抵触的地方,才能把它的活力解放。”人往往就是在压力与挫折中积蓄动力,进而迸发出巨大的精神力量,与外界的“夸”或“喷”并无因果。
网络世界千奇百怪,无论“夸夸群”或“喷喷群”这类“速食文化”有多么的火,终究不是人的心灵长久寄托之处。与其耗费时间甚至花钱在“夸夸群”“喷喷群”里玩无聊的文字游戏,倒不如自我觉醒,直面真实的社会和真实的人生。用不屈的姿态消解压力,用踏实的行动填充空虚的内心,穷尽自己的努力而不给人生留有遗憾,才是驱赶压力和焦虑的正确打开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