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生的八年追梦之旅

    期次:第1512期   

司高在北大第三医院工作 司高在北大第三医院工作


  ■ 校报记者 李昱
在见到司高之前,他在记者眼里就是“大神”一般耀眼的人物,4篇SCI论文发表者,北京大学共青团系统最高荣誉“高君宇”奖获得者,“北京大学2018学生年度人物”。但在那个温暖的午后访谈,我重新认识了这个幽默风趣、有着坚定目标和理想、吃苦耐劳又乐观谦逊的大男孩。从他的身上,我看到了北大学子的意气风发,北大临床医学生的真诚关怀,平凡医者的白衣梦想!
“我们就是想聚在一起做点事”
连续多年获得学业奖学金的司高可不是个在生活中只有学习的学霸,入学之初他便加入了医学部学生会,从一台精彩的晚会、一场火热的报告到“十佳歌手”大赛和北医杯体育联赛,从默默无闻的小干事到独当一面的学生会主席,一路走来的每一步都凝结着他奉献的热情和努力的汗水。
  为了完善医学院学生会内部建设与外部宣传,司高创新地提出并成功设立了内联部与新媒体部;他还大力推进学生权益委员会的发展,将同学们的权益需求落到实处。为了促进北大校本部与医学部的交流,在卸任医学部学生会主席后,司高又当选了北京大学学生会副主席,他积极促进两部学生会同学的互访和交流,汲取彼此在组织建设、活动举办、权益服务领域所取得的宝贵经验;在他的努力下,骨干培训学校、体育嘉年华等一系列萌芽于校本部的体育活动被引进医学部,“全民体育”的风气在医学部得到了很好的发扬。此外,司高还提到了一件让他至今都觉得很有成就感的事,那是在2012年,他组建的北医女篮队首次在“北大杯”学生体育联赛夺冠,此后连续多年稳居榜首。
  当我问起学生工作给他带来的最大收获是什么的时候,硕果累累的司高只用了短短的一句话回答我“是志同道合的友谊”。虽然有时候会因面临突发的巨大任务量而心力交瘁,当然有时候也会因收获努力拼搏得来的荣誉而喜悦,但是对司高而言,抛却种种压力和光环,最宝贵的依然是和一群热血沸腾、意气风发的伙伴们聚在一起,从未停止过为师生、为校园默默奉献的步伐。
  正如司高所说,“我们就是想聚在一起做点事”,仅此而已。
“这是他们的选择,也是我的选择”
司高用一连串数字“32,8,4200”记录了自己赴青海省玉树州结古镇进行地震灾后医疗卫生情况调研的印记:32小时
的火车,8个小时的大巴,翻过巴颜喀拉山,走过通天河,抵达海拔4200米的目的地。
  在玉树州医疗最基层的巴塘乡卫生站,冬天零下20多度室内也没有暖气,自来水管冻住了,只能打井水,“条件非常艰苦”,司高感慨道,“这里群山环绕,只有一条狭窄的土路与外相连。空荡荡的乡卫生站缺医少药,而撑起整个卫生站的是一位叫小孙的护士”。这个仅比司高大两个月的姑娘,却要独自负责门诊、抓药、财务、后勤、急诊等等卫生站的全部工作;如果遇到有村民分娩的突发情况,她还得随时准备好去到村民家中接生或者把孕妇接到卫生站;她的食宿都在卫生站,一周工作7天,没有一天休息日。“从来到这里工作,她已经一年多没回过家了”“晚上因为怕野狗,连十几米外的厕所都不敢一个人去”“除了环境艰苦,村里藏民大都说藏语,语言沟通几乎是一知半解”“但即使是这样,村民们对她的医疗工作仍然存在误解和矛盾”,司高回忆自己每每看到小孙无助地背过身哭泣的样子,心中百感交集,有心疼、有不解、有无奈,但更多的是敬佩。
  在实地调研和与医护人员的访谈中,司高对基层医疗现状有了更深的思考。一个偶然听到的救灾故事深深地震撼了他,在那个还不到上班时间的清晨,玉树突发7.1级地震,基层医护人员都选择奔赴医护救援的最前线,即便有的家中也在余震中摇晃,有的甚至都来不及安置自己的家人,只是因为他们知道在这个时候,国家需要他们,医院需要他们,灾民需要他们。正是这群囿于匮乏的教育资源和复杂的
地理人文因素而只受过基本医学专业教育的基层医护人员,面对国家人民有难时,却能勇敢地站出来发挥自己的光和热,生长在大城市优渥环境下“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的北大学子又怎能懈怠呢?
  从玉树回来之后,即便医院工作再多、课业压力再大,即便内心几乎想要放弃的时候,司高总会暗暗给自己鼓劲“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会”!正因为有了这种动力,司高在临床之余仍坚持学术研究,至今已发表SCI论文4篇。
  这群在基层默默奉献的最可爱的人,这些课本中从未曾提及的事例,这种对生命的坚守让司高的眼里充满了感动的热泪,更让他的心中萌发了一份使命感,一份去治愈、去帮助、去安慰的使命感,一份为国为民至死方休的使命感。这是北大人、北医人的责任与担当。
  这份使命感,融在朴实的玉树基层医护人员的选择中,也化入司高的选择与成长中。
“我只会看病,我也只想看病”
目前司高已在北医三院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2年,完成大外科轮转,并取得执业医师资格,半年毕业后即将成为北医三院的一名骨科医生。司高回想自己初入医院见习的第一天,那个时候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和期待,直到经历了从临床医学生到临床医生的规范化培训实践之后他才发现,“10小时长手术,凌晨一两点下班,36 小时夜班连轴转”的高压工作时长、繁重琐碎的工作任务、“容不得半点分心,要关切到每位病人”的精神高度集中
的工作状态、难免发生的质疑和误解给医护工作者带来太多的考验和压力,常常会让医护人员怀疑当初学医的热情而对从医感到犹豫和彷徨。
  我问他是否有那么一刻想要放弃临床而转行,“我也不会做其他,我只会看病。”司高莞尔一笑后又坚定地说道,“而且我也只想看病,因为我觉得医患矛盾尖锐、医疗资源紧张失衡等一系列问题都还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国家和社会很需要我们。再者,医院里不仅有死的悲伤,更有生的喜悦;不仅有伤痛,更有希望。”
  司高提到他曾负责过的一名胸椎管狭窄症患者,病情凶险、手术风险高,随时都有瘫痪的可能,患者精神紧张、情绪激动,医从性较差,家属也产生了抗拒心理,甚至拒绝治疗。但司高与导师刘晓光教授并没有放弃希望,多次耐心与患者及家属沟通,请多科室会诊,通过长达5个小时的手术,最终使患者重获新生;另一位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因车祸全身多发骨折,下肢瘫痪,术前医生认为他可能永远也站不起来了。在10个小时的手术结束后,除了关注患者恢复情况,司高更会每天去到床边与患者和家属聊聊天,教他们学习康复手法,帮助他们重塑生活的希望和信心。
  两年多的轮转实践让司高从一个兴奋好奇而又小心翼翼的医学生蜕变成一个更加专业和成熟的准医生。大到每一台手术,小到每一条医嘱,在全心全意为人民奉献与服务中,在与广大群众临床接触的温情与敬意中,司高始终铭记医学生誓言,始终秉持北医人的厚道精神和健康中国的使命,始终饱含满腔热血和情怀,坚定“医之大者,为国为民”的白衣梦想!
  8年的北大时光即将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司高的心中充满了不舍与感恩,感恩能在最美的青春与北医相遇,感恩一路走来受到太多老师、朋友的指导和帮助,更感恩未来的自己将会带着这份最宝贵的爱与担当,去救死扶伤,去实现健康中国的梦想,去实现北大医学人的价值。
  司高骨子里的那种乐观、坚定和使命感深深地感染了我,让我看到了一位有情怀有梦想的青年医学人的“扎根”精神。这种扎根不仅仅面向学术科研,也面向社会现实。司高执着于在科研和临床上全面发展,将知识融入到实践中来。另一方面,他也将目光和心力投向对社会的现实关怀和对国家的真诚关切,忧社会之所忧,思众生之所思,踏踏实实在与人民群众的用心接触中竭尽全力地帮助他们祛除病痛、解决问题,更在这个过程中找到使命感和人生方向,让自己与时代的发展血脉相连。
  既已寻了“司命之所属”,又岂会畏于“高浪何崔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