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行

    期次:第1495期    作者:· 周伯洲

本文作者周伯洲 本文作者周伯洲 ( (中 中) ) 在实习总结大会上 在实习总结大会上



  今年暑假,我有幸作为北京大学毕业生就业党员示范引领班“知行计划”的一员,在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奔赴“北江明珠”——广东清远,在中共清远市委组织部进行为期一个多月的暑期实习。谨以此文略述实习期间二三事。
  行行重行行 凤城觅新知清远位于广东省中部,北江中下游,是广东省陆地面积最大的地级市,从地图上看宛若粤北的一只凤凰,故又有“凤城”之名。与动辄一小时以上的帝都地铁行相比,在清远每天十来分钟的步行上班路程,让大家体会到通勤的美好。白切清远鸡、洲心烧肉、碌鹅等清远特色美食,让我们大饱口福。如果在生活上暑期清远行能够以“美好”概括,那么在清远组织部里的体验则可以用“充实”来形容。
  初到办公室,传闻中的“一杯茶、一支烟,一张报纸看半天”并没有出现,身边许多机关干部都在默默无闻、辛勤付出。参与一项密件的工作让我记忆犹新:起草、成文、印制、盖章、编号、发放,一份看起来薄薄的文件,出于保密的需要,每一步都需要格外地认真。“知者行之始,行者知之成”。有幸因工作需要,我不仅仅是在办公室里,还先后前往连州市三水乡新八村、连南县三排镇连水村、阳山县杜步镇元江村、清新区太平镇、佛冈县高岗镇、英德市等地实地调研,与基层一线的同志们面对面交流,在实践中获得真知。
  连南连水村是广东省清远市连南县三排镇下辖的一个行政村之一,地处粤北山区,在三排镇的东南、107国道旁,是一个集“老、少、山、边、穷”于一身的石灰岩贫困山区瑶族村。过去居住在大山深处的瑶族村民,在政府的引导下逐渐搬迁到山下,建成了瑶山文化浓郁的新型瑶寨——墩龙瑶寨。在现代化楼房的外墙,整齐地刷着具有瑶族特色的图案,瑶族传统服饰和运动鞋相结合的服装搭配,似乎已经谕示了某种现代化过程中传统与现代的统一。在村外不宜发展农业的石灰岩山地上,一片片光伏太阳能发电板也为村民们的脱贫不断注入新能源,这种“授人以渔”的“精准脱贫”,让我对过去停留在纸面上的政策有了深入的体会。农家乐等途径也成为了村民脱贫致富的重要手段。据统计,今年,连水村的农家乐已经发展到了1000家,带动1.6万人就业,其中很多岗位优先贫困户就业,实现人均增收8000元。
  高岗镇宝山村是佛冈县具有代表性的革命老区。从1927年起,当地人参加农民运动,播撒下了革命的火种,1945年春至1946年夏,东江纵队北江支队司令部就设在宝山的钟氏宗祠。在该村利用“红色基因”打造的初心讲堂,我参与了围绕“重温一次誓词、诵读一段党章、合唱一首红歌、学习一次党史、观看一
段影片、聆听一节党课、留下一段感言”开展的“七个一”系列活动,回顾党的光辉历史,缅怀革命先烈,接受党性和革命传统的再教育。这只是清远党员教育方式创新的一个缩影,也启示着我们高校学生党支部充分利用学校的资源,创新思维方式,开展丰富多彩的党建活动,进一步加强党的建设。
  大山深处的连州新八村,因其三市交界处的特殊位置,微信定位在清远、郴州、永州三市“飘忽不定”。新八村距清远城区约五小时车程,前往乡政府也要走数十里崎岖的山路。我看到在党的领导下,该村通过抓党建、强队伍,利用丰富的林业资源结合美丽乡村的打造,发展起了乡村旅游和绿色茶产业。在基层,中国社会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这一主要矛盾体现得淋漓尽致,改变农村落后面貌、实现“乡村振兴”也必将在广大基层党员干部群众的努力奋斗中变为现实。
  在实践团中,还有许多比我更有收获的同学。实习的第一天晚上,在市公安局宣传科实习的郑志清就身穿“平安清远”T恤,肩背单反奔跑在公安局运动会的赛场上,成为了实习群里的“网红”。在市委办实习的徐子兴、赵子昕两位同学,为做好市委七届七中全会的后勤保障工作,从前一天晚九点连夜工作到凌晨三点,稍事休息便又投入第二天的工作。每个人都在“只争朝夕”的奋斗中留下了属于自己的清远记忆。
  北江奔南去 妩媚在青山在实习工作之外,我们也利用周末的闲暇,探寻着清远的隽美。清远历史悠久,春秋战国时属百越之地,秦统一后分属南海郡和长沙郡,南朝梁天鉴年间置清远郡,清远之名由此得来。韩愈、张九龄、苏轼、刘禹锡、海瑞、袁枚等诸多历史名人都曾在清远留下鸿踪墨痕。
  我们从五一码头出发,乘船沿北江溯流而上,欣赏北江沿岸峡谷优美的自然风光,感受清远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苏轼有诗云“天开清远峡,地转凝碧湾”,其中所言的清远峡就是如今的飞来峡。北江的江水水流舒缓,“清风徐来,水波不兴”。船行水中央,过处水面漾起清波,波痕凝碧。水浸碧天,峡谷两岸山峦蜿蜒叠翠,林木郁郁青青,让人心静神怡。
  船到飞霞山下,朦胧的细雨挡不住大伙儿登攀的脚步。位于半山腰的飞来禅寺始建于南朝梁武帝元
年(公元520年),距今已有近1500年的历史,飞来峡也正是由这座千年古寺而得名。寺前有一块敦厚古朴石牌坊,正面刻“飞来禅寺”四字,背面则书“第十九福地”,牌坊石柱刻有一联“福地尊崇名标南粤,洞天景仰法绍南宗”。由于年岁久远,牌坊上的字迹已模糊不清。寺中一禅房上刻有“信解行证”四字,与此行的“知行”主题倒是相映成趣。此时正细雨纷纷,从寺庙前的平台处凭栏远望,北江江水澄碧,江面烟雨空濛,山间清幽澄静,佛香云雾缭绕,让人暂时将凡尘俗世尽皆抛之脑后,颇有“千端世事均度外,一刻心情唯炎凉”之感。
  “飞峡山里藏千景,历朝诗赋满山中”,北江深厚的佛道源流和悠久的士林文化为清远注入了一股“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的精气神,让清远人能够在拼搏进取的同时保持一份恬淡从容。除此以外,黄腾峡、连州地下河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句话在清远得到了完美的印证。
  临别之际,清远市委副书记、市长黄喜忠在百忙之中与我们北大的三位实习生代表座谈交流。他用自己的自身经历指引我们:扎根基层,从基层基础工作干起,积累更多的知识经验,促进自己成长。座谈会上,市长还就我和徐子兴等同学提出的建议当场做出回应。
  北江滔滔南去,江畔的标语“进一步解放思想、改革创新,进一步苦干实干、奋发进取,以新的更大作为开创广东工作新局面”、“努力实现四个走在全国前列”的标语仍在心间。在这片建市三十年的土地上,我们度过了戊戌年的季夏;在北江明珠的三十三天虽然短暂,但它已沉淀在我们心间,指引着我们在人生长河上乘长风破万里浪。
  (作者为校报记者,前沿交叉学科研究院2016级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