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经济体系与经济发展

    期次:第1495期   


  [编者] 9 月 18 日,北京大学经济学院主办的新学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大讲堂”在李兆基楼207教室开讲。大讲堂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走进课堂的重要实践平台,是北京大学经济学院2018级研究生必修课程“经济改革与发展专题”的学术交流平台,对于广大师生深入理解和系统掌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具有重要意义。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刘伟教授作为首讲嘉宾,以“现代化经济体系与经济发展”为题,向经济学院及其他院系的百余位师生作学术报告。
  刘伟从“新时代与新常态、新常态与新挑战、新挑战与新理念、新理念与新体系、新体系与供给侧、供给侧和总需求”六个方面对“现代化经济体系与经济发展”这一主题进行了全面阐述和深入分析。
  第一,从改革开放以来经济总量扩张和人均收入翻番的角度阐述了中国经济进入新时代的内涵。同时,刘伟还从微观领域的三大失衡,即实体部门与金融部门、房地产部门与其他部门、实体经济内部的结构性失衡,宏观层面的两大风险,即成本推动的潜在通货膨胀风险和内需疲软外需不足引致的经济下行风险,以及经济运行“三期叠加”,即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和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等阶段性特征,分析了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的阶段性发展特点。
  第二,新常态阶段性特征具有更深层的原因,即中国经济发展的一系列约束条件都发生了深刻变化,突出表现在供给端生产要素低成本竞争优势逐步消失,即劳动力、土地和自然资源、技术进步、生态环境的成本系统性提升,同时需求端市场条件变化引致消费疲软。无法借由全要素生产率提
升而缓释的高成本,将引致转化为高通胀,再叠加经济转型时的结构性失业,如此将造成“中等收入陷阱”这一重大危机。对比世界上不同国家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时间表,大国在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时具有“大国优势”,但20世纪70年代以来从低收入国家起步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屈指可数,反倒出现了“拉美漩涡”“东亚泡沫”和“西亚北非危机”等一系列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失败的案例,表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风险和困难。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新挑战。
  第三,应对新挑战必须确立新的发展方式,确定新的发展方式必须要有新的发展指导思想,即“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GDP统计核算方法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初对于经济发展具有重要作用,是全党全社会以“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衡量标准,对于精准规划中国的发展战略具有重大的理论和实践意义。然而,GDP统计核算方法存在四大缺陷,即忽视结构和发展质量、忽视存量和财富积累、难以核算环境成本以及无法统计市场交易之外的经济活动,而这些缺陷在经济发展进入新时代之后已经成为阻碍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主要问题,因此迫切需要以新发展理念引领经济发展。
  第四,新理念的贯彻在实践中具体落实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现代化经济体系包括现代产业体系、市场体系、收入分配体系、区域协调发展体系、绿色发展体系、开放发展体系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等七个方面,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需要重点推进五大战略:大力发展实体经济、加快实施创新驱动战略、推动城乡区域协调发展、着力发展开放型经济和深化经济体制改革。
  第五,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以及五大战略的切入点和工作主线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一主线既是问题所在,又是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一方面,中国现在经济失衡的主要问题集中在供给侧,供给侧的结构性矛盾是矛盾的主要方面,不论是微观领域的三大失衡还是宏观层面的两大风险,都突出反映了供给体系质量不高、供给侧决定的收入分配结构不合理和供给侧效率低下等。另一方面,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需求管理不同,是通过释放结构效应而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需求管理通过调节总量来对经济发展产生短期的数量影响,而供给侧的政策出发点是厂商,着眼点是影响厂商的效用函数,落脚点则是国民经济的结构变化。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才能解决中国经济发展的深层次失衡问题。
  第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不能忽视总需求管理,而是应该将两者有机结合起来形成新的科学调控方式。忽视总需求管理将非常不利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行。如果高成本推升通货膨胀引发严重的通货膨胀,同时需求疲软导致经济萧条与严重失业,这时推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将会让本就难以为继的厂商雪上加霜,造成经济滑入严重衰退的地步,从而导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很难有效推进。因此,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搭配适度的需求管理来支撑,为其顺利推行提供充分的时间窗口,这也符合中央提出的“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在稳定经济增长的宏观背景下深化改革,解决供给侧结构性矛盾。没有稳不可能进,没有进也不可能有长期的稳,应该实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总需求管理的有机统一。(经济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