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于燕园, 相识在延庆

——记2018级本科生军训生活

    期次:第1495期    作者:■ 校报记者 左昊昱




军事训练 军事训练


  金秋9月,园子里百廿校庆的热情氛围还未褪去,“千禧宝宝”们便已迈入大学殿堂,为燕园注入了新的活力。从今年起,北大一改之前大一结束后军训的惯例,决定在新生入学之际便给他们送去一份来自延庆军训基地的邀请函。新鲜,陌生,没有旧例可循,属于2018级本科生的军训记忆会是怎样的呢?
  逐渐接近你,慢慢喜欢你对于2018级外国语学院的赵心浩同学而言,军训期间留给她最深的触动便是那一场精彩的文艺汇演了。9月11日,当舞台的灯光将天空映照成一片片斑驳的颜色时;当一位位优秀的同学在台上奉献出令人惊叹的表演时;当PKU、燕园、北大几个词语不断萦绕在耳边时,坐在台下的她突然清醒地意识到:这就是北大了,这就是我的同学们了,我真的已经来到北大了,我终于是其中的一分子了。是喜悦,是自豪,是得到后的难以置信;是融入,是归属,是离家后的一份温暖。北大在那一夜给予她的,绝不仅是一场精彩纷呈的晚会,更是一种依托,一种家的感觉,一份人文关怀,仿佛一只温暖的手掌,抚平了离家和怀旧的忧伤,在心里种下了希望和期待。
  赵心浩同学说,高中时那个欢乐活泼而又凝聚力极强的班级给了她太多温暖、太多依靠,离开它就像精神离开了土壤;而北大,这座全中国的最高学府,又常常给她一种崇高而不可及的感受,那种神圣感和疏离感使她的精神难以在此扎根。以至于初来的她时常感到失落与无助,仿佛一叶小船被抛入了无边的大海,四周虽然景色很美,却是茫茫一片。但在延庆军训基地,在体验了32人“豪华大寝”中的温情之后,在与同学们一同欣赏过延庆的落日晚霞后,在不断地收到来自学校和学长学姐的温情关怀后,她逐渐认识到,或许这座学校对于外人和社会而言是神圣而崇高的,但对于它的学子而言,它绝没有高高在上的姿态和触不可及的距离,有的只是充满温度的关怀和宽大包容的胸怀。如今的她,更愿意把北京大学和母校高中郑州外国语学校都当作她这叶小舟的港湾,一处在身后,一处在眼前。一朝军训才结束,八年情谊已启航12天的军训一结束,带着“坤总”称号的赵震坤同学便回到了燕园,在上次离开这个园子的时候,他还没有获得这个“荣誉”的称号。作为一名临床八年制的医学生,班级对于他是有别样意义的,除去转系、改行等各方面因素,他将与班里的绝大部分同学一同走过八年——接近三个高中的时光,如此长的时间,自然会产生更为深厚的友谊。谈到军训,赵震坤最大的感受便是相识,一段自然真切的共同经历胜过任何空洞的平面认知。在军营里,陌生感消失得是那么自然,大家可以一同训练、一同玩耍、一同燃烧自己的卡路里,苦中作乐,仿佛共同戴着“镣铐”欢快跳舞。这种集体经历最值得回忆,以后彼此更加熟悉时,三五人聚在一起便可聊到一同军训的糗事、乐事,满满的回忆,些许的感慨,成为大学友谊的一抹亮色。从初识到交心,赵震坤认为,军训是同学们互相认识的最好平台。
  一种遗憾,另一种“军训”在大部分同学都在感受着军训带给自己的不同精彩与艰苦时,也有一些同学(比如记者)由于身体原因错过了今年的军训,这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但转念一想,在充满不同可能性的人生旅途中,每一条路都有别样的色彩,军训期间的燕园里,也发生了不少故事,留守同学也有着许多感触呢。
  首先是学校和学工组织对“伤病连”同学的关怀,为同学们组织了“军训训练营”,安排了数位贴心温暖的学长学姐辅导员,筹划了一个个富有意义的活动。参观湛蓝天空下的卢沟桥与抗日战争胜利纪念馆,警醒着同学们勿忘历史、砥砺前行;参观斑斑旧迹的北大红楼,不仅让同学们体会到前人的爱国热忱与精神风貌,更让同学们感受到扎根于老北大的内涵与情怀;教师节当天,无论是到家拜访老教授还是为老师们准备礼物,都体现了对师者、对知识的敬重;在生物标本馆触碰生命的律动,在博物馆感知历史的厚重;在破冰活动中认识有趣的灵魂,在演讲比赛上领略青春的风采……一桩桩,一件件,拼出了一幅有趣的图画,这图画,便是园子里面的别样“军训”。
  多样的活动固然精彩,但给记者留下最深感触的是园子中师者的风度与姿态,感觉像是渗透在北大骨子里的一种潇洒、一种亲和、一种朴实、一种自然。记者和一位哲学系小伙伴在博雅塔附近散步时,遇到了考古文博学院的李仰松教授。老教授今年已经86岁高龄了,仍然自己推着自行车要去交电话费。在看到我们时,老教授主动搭话,询问我们是否是今年的新生,并和我们亲切地交谈了许久,从上世纪讲到当今,从学业讲到生活,在祝贺我们进入北京大学的同时不忘勉励我们继续努力,承担起自己身上的一份责任。在他身上,我们没有看到居高临下的姿态,只有长者的和蔼、与人交谈的热情和对两个年轻人的谆谆教诲。老教授推车离开后,我们两名新生都对这个园子多了许多感情,是对探索燕园未知部分的渴望?是被园子里人文气息的感化?是对教授们德行的感慨?说不清楚,军训时期萌发出的许多认识,也许要留到以后的燕园生活中去慢慢消化了。
  属于2018级的军训生活已经结束了,它将被2018级的同学们以各种形式封存在记忆中。或许储存这段记忆的盒子会被堆积在记忆深处,但它永远都不会被丢弃,而是像一颗时间胶囊,每一次打开,都仿佛明媚的阳光洒在心上,温暖着心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