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医师高占成教授荣获2018年北京市师德先锋荣誉称号,本报记者采访了高占成教授,为大家呈现一位学为人师、行为世范的“四有好老师”典范。

高占成:德高为师,厚道坚卓

    期次:第1494期   

校报记者 郑方圆
约采到高占成老师很不容易,每周两次的特需门诊、每周一次的专科查房、两周一次的课题组实验进度汇报、北大医学部的课堂教学工作、卫计委的各种防控工作……高占成的日程表总是满满的,这次采访也是穿插在周二上午特需门诊的间隙才得以进行。
在门诊一见到高占成的时候,感觉与脑海中“医生”的形象没有什么不同,白大衣、白帽子、蓝口罩,这在我们看来是再寻常不过的医生打扮。高占成边摘口罩,边讲起了这简单的一枚口罩“不简单”的来历——十几年前,中国医生个人安全防护意识还很薄弱,大部分的大夫出门诊、查病房都不戴口罩。直到2003年“非典”之后,口罩才开始在医生的门诊中普及起来。当时甚至还引起了民众的反对声音,认为医生戴口罩是与病人产生隔阂、不亲切的做法。随着科学知识和防护意识的增长,口罩逐渐被大众接受,成为我们眼中“医生形象”的必备品。
抗击“非典”,奋战在一线
讲到“非典”,记者和陪同采访的席雯大夫都很感兴趣。席大夫是高占成的学生,毕业前就在高占成的实验室了,毕业后直接留在了人民医院呼吸内科工作,有了学生和同事的双重身份。她跟记者是同龄人,“非典”的时候都才十岁多点,记者记忆最深的也就只是“没有硝烟的战争”这几个字,没想到有朝一日能坐在一位“全国卫生系统抗击非典先进个人”对面,听他讲述当年的故事。
“非典”,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又称传染性非典型肺炎,是一种因感染SARS冠状病毒引起的新的呼吸系统传染性疾病。世界卫生组织(WHO)2003年8月15日公布的统计数字,截至8月7日,全球累计非典病例共 8422例,涉及32个国家和地区。全球因非典死亡人数919人,病死率近11%。统计显示:中国内地累计病例5327例,死亡 349人。
2002年底,广东佛山出现了首发病例,并迅速蔓延到全国。“2003年4月9日,医院给我打电话,抽调我(从昌平下乡中)回来组建第一批非典病房。”就在前一天,人民医院已经有4位护士倒下。
临危受命的高占成同肝炎科副主任孙焱、急诊科主任朱继红,还有8名护士一起,组建了人民医院“非典一号病房”,开始了不分昼夜的救治工作。
在这个病房,高占成的工作流程是和朱继红轮替上夜班,每天工作十六七个小时。“孙焱副主任年纪比较大,我们尽量让她上白班,我和朱继红上夜班。”
除了充满考验的救治,当时的工作环境也非常恶劣:病房是临时设置在太平间,工作人员休息室更是就设置在了尸体解剖室,解剖室的墙上用中、英、法3种语言写着“这里是死人为活人作贡献的地方”。
在这样艰苦的环境里,高占成和团队一起坚持了3个月,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取得了胜利。
这11人中,孙焱副主任和两位护士不幸被感染,成了“一号病房”最大的损失。在人类与“非典”的这场遭遇战里,人民医院仅急诊科62位医护人员中,就有24人感染。
“我们医护人员只是尽到了自己的职责,关键时候没掉链子。我想,任何一个有良知的医护人员都会这样去做。”高占成如是说。
关爱病人,润物细无声
《礼记》曾讲: “师者也,教之以事而喻诸德也。”教师教授给学生的,不仅是渊博的专业知识,还有良好的道德品行。德高为师,身正为范。“师范”概念由此而来,凸显为人师表的重要意义。
人民医院特需门诊总是挤满了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患者,用“水泄不通”来形容毫不夸张。有的患者千里迢迢赶来,但是因为没有提前挂号,导致来了人民医院现场也看不了病。很多患者直接跑到高占成的诊室,请他帮忙加号。每每这时,高占成都不吝惜自己的休息时间,想办法让病人挂得上号、看得了病。
有时候还会遇到一些经济困难的病人,高占成都特意嘱咐,下次来找他就诊,只挂个便宜的普通号就好。曾有一个花费二十几万元四处求医不见好转的“IgG4相关性疾病”(一种极为罕见的免疫系统疾病)患者,在高占成的指导下,团队迅速做出正确的诊断和治疗。高占成还在日后反复以此为例警示学生:“我们往往难以切身体会病人的痛苦,在漏诊、误诊后以该疾病是罕见病或不典型病例安慰自己,但一个错误的诊断对患者影响之大是难以想象的。只有不断地提升自己,才能真正为患者带来有益的帮助。”
做好学生“引路人”,仁爱之心是关键。教育是“仁而爱人”的事业,爱是教育的灵魂,没有爱心的人不可能成为好老师。在高占成的带领下,学生们兢兢业业,始终怀揣着一颗仁爱之心治病救人,他的很多学生已经成为各家医院呼吸科或危重症医学科科室的中坚力量。
言传身教,春晖遍四方
“医生是天然的教师。”高占成这样理解自己的工作。“医生带徒弟”的行为本身就具有教学的属性,只有言传身教、以身作则,才能真正影响、带动医护人员队伍中的年轻力量,培养学生的个人能力,也为医学事业的发展增加活力。
从2003年的“非典”,到2008年的阜阳手足口病,再到2013年的H7N9,高占成很多个新年都是在外地度过,他依然没有怨言,总觉得作为一个医生,为祖国奋战在第一线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作为老师,“做学生奉献祖国的引路人”也是自己的责任。
有师如此,呼吸内科的年轻大夫们也都主动“迎着困难上”。
“组团式”援藏是党中央的重要战略决策,也是国家委派的重要任务。人民医院每年都会派医疗专家到西藏进行支援。都说在西藏工作有“三苦”:一是高海拔带来的身体苦,二是地域宽阔、交通不便带来的出行苦,三是“上不能尽孝、下不能养育”的寂寞苦。这样“苦不堪言”的援藏任务,在呼吸内科却能做到提前三年就完成报名安排。这与高占成平时进行的“阳光教育”,培养的“阳光心态”是分不开的。
高占成自己就曾在西藏支援,深深了解当地缺氧、工作量大的困难。但他仍然鼓励、支持年轻的大夫们坚守岗位,还曾经在中秋节赶往西藏,专程带着大闸蟹去跟学生们一起过节,为他们加油打气,希望他们能感受到呼吸内科大家庭的温暖。
高占成用他的一言一行,生动诠释了“为人师表”的含义。“厚道坚卓”,是高占成对自己的要求,也是他给学生们的勉励。“厚”,取“做人厚道、厚德载物、厚积薄发”之意;“道”,指“取之有道、身正心清”;“坚”,指“信念坚定、坚持不懈”;“卓”,指“优秀卓越、勇攀高峰”。他泼墨挥毫写的这四个字,被学生装裱起来,至今还挂在实验室的墙上,激励着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