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北京大学校报 - 北京大学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1464期(总第1464期) 2017年11月15日   本期四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第01版 | 第02版:第02版 | 第03版:第03版 | 第04版:第04版 
     语音播报

医者曲贞:患者的贴心人



作者:校报记者 施林彤


曲贞 曲贞 ( (右 右) ) 在门诊 在门诊



  “曲贞医生给您留下了什么印象?”
“耐心,认真负责,还有……颜值高啊,哈哈,特别有亲和力。”
这是一个随机采访的病人对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肾内科副主任医师曲贞的评价。像这样的病人,曲贞每次出诊要接待25个以上,从下午1点一直忙到5点甚至更晚。但这位年轻的北大医院肾内科副主任医师,却在医术、医德上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在病人眼中,她是点燃生活希望的恩人;在同事眼里,她是尽职用心的好大夫;在领导眼里,她是吃苦耐劳、能力全面的好帮手……
医术:学习之路
谈到为什么一开始要成为一名医生,曲贞说是因为高中时看了一部美剧:《急诊室的故事》。“当时就觉得医生这个职业酷、刺激。加上我好奇心比较强,总是希望了解清楚一件事的前因后果。而医生的工作就好像侦探断案一样,需要根据病人病情的线索做出判断,挺符合我的兴趣。入行后发现自己也干得不错,就一直坚持下来了。”
谈起在北医的日子,曲贞提到,北医学风端正,同学们学习都非常刻苦,娱乐活动相对比较少,在外人看来甚至还有点“死板”。当时她的同学里有个“自习室女王”,“就是无论大家去干什么,都能看到她坐在自习室里自习。”
在北大医院里,曲贞也遇到许多深深影响她的老师、同事,成为她人生中的榜样。已经去世的消化科教授张树基大夫知识渊博,“我们觉得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他会“刁难”大家:“人有多少个淋巴结”,他基本功很扎实,查体甚至可以替代影像学。在张树基大夫生病住院后,仍然坚持每周给年轻医生上课一小时,希望把自己的经验知识传递下去。而曲贞的博士生导师赵明辉教授则是个热爱科研,有着极高教学热情的老师,他的课堂十分热情洋溢、充满着感染力。原本1小时的课程,赵教授经常从下午6点一直上课到晚上8点,还继续给同学们答疑到9点,乐在其中。曲贞回忆,赵老师还总是叮嘱学生不要给自己送礼物,“给我发篇文章就行。”作为科室临床副主任的周福德医生,在临床工作中身先士卒,付出了超出常人的努力,起到了表率作用。医生下午出诊的时间一般是1点到5点,而周大夫经常要看病人直到晚上10点,到最后甚至连护士都累了,周大夫依然坚守在诊室,不辜负每一个将健康和性命托付给他的患者。
而家人一直是曲贞坚实的后盾。在外人看来,曲贞帮忙加号看病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但曲贞的母亲生了病从来都是自己默默来排队挂号,走的时候才来病房门口跟曲贞打声招呼,又迅速离开,担心影响女儿的工作。
医德:关怀之路
在病人王晓怀以及他的女儿王慧领心中,曲贞是他们的救命恩人。王晓怀患冠心病30余年,搭桥术后13年,还患有糖尿病,2013年4月又在北大第一医院确诊肾病综合征、Ⅱ期膜性肾病,病情复杂。曲贞接诊后,详细了解了王晓怀的身体情况,而且在用药方面兼顾着他的冠心病、糖尿病、高血脂,当得知病人是外地医保,门诊看病不予报销后,她在用药上还尽量在有效治疗的前提下为病人减少开支。那段时间,曲贞和病人每四周都会当面随访,进行检查和药物调整。每次用药有变动,她都会叮嘱一遍,有特殊要求的药还会耐心地告诉病人和家属。王慧领提到,他们曾经碰到过一个病友,他和她的父亲患上同一种病、正在服用同样的药,但是大夫没说服药时间要与食物间隔开,因此服药量不小,药物浓度却总是达不到治疗标准。而曲贞特地嘱咐病人的服药时间需要与进食时间间隔2小时。看似简单的一句嘱咐,却实实在在地体现了曲贞的责任心。经过大约7个多月的随访,王晓怀的尿蛋白渐渐从20多克降到了4克,其他检查也显示往好的方向发展,浮肿一度也有了很大改善。
王慧领回忆,父亲不管病得多重,只要见到曲贞都会露出会心的笑。他总是说:“怎么感谢人家曲医生呀,有什么好吃的给曲医生带点,要不咱老家的脆皮肠,我吃着挺好吃,给曲医生尝尝……”王晓怀全家人总觉得让曲贞这样费心过意不去,曲贞却说:“为病人服务是我的本职工作,看到病人能恢复对我就已经是很大的奖赏了。你们那么理解我,已经相当于给了额外的报偿了。”
医生:理解之路
作为一名医生,曲贞还需要承担临床、教学、科研、参与社会活动等职责。曲贞的师弟、现在是曲贞同事的周绪杰医生谈到,病房里的病人都特别喜欢曲贞,经常给她送明信片、照片,“汇报”自己的生活近况。能看到以前的病人现在生活得非常幸福,曲贞也特别开心。周福德主任还介绍,有一年病房里一个病人生了重病,但是治疗费不够,是曲贞主动发起募捐,最终为病人筹齐了治疗费。
曲贞也承担了许多教学工作。一周1到2小时的课程,曲贞需要花3、4天去看书、准备。在学生里,曲贞赢得了大家的爱戴。“每次结课后,我常常看到学生们争着和曲贞合照、发朋友圈,”周绪杰医生笑道。曲贞也会积极参加各种活动,如科室之间的联合疑难病例诊断、各种专业学术团体组织和安排的学术会议等。周福德介绍,当年一位来自湖北的小女孩,辗转武汉、深圳多地都未能确诊病因,来到北大医院后,在曲贞的主治、多个科室的联合讨论下,最终确诊她患上了肾动脉狭窄,并成功地进行了手术,让小女孩重新拥有健康的身体,重返校园。
那么,怎么样才能做一名好医生?在曲贞看来,同理心是最重要的。医生的同理心就是站在患者的角度思考问题,从而能真正做到体谅对方,理解对方。患病不仅给患者本人带来痛苦,更给整个家庭造成打击,需要全方位了解病人的实际困难,制定个体化的治疗方案。病人的家庭经济情况、身体状况、对疾病结果的预期(暂时姑息治疗还是彻底根治)、病人与家属的心理承受能力等等,都是病人就诊时需要了解的问题。“比如,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更多考虑经济因素;而老年人更希望老伴能一直在自己身边,所以会积极争取治疗。”曲贞谈到。
这种同理心固然有天赋的成分,但实际上更多是在做医生的过程中慢慢培养的。“年轻时难免年轻气盛,在这个岗位上越久,反而越宽容。”以前出门诊时,曲贞会碰到一些比较不礼貌的病人,在曲贞给其他病人看病时随便推门就进,或者插队,以前的曲贞会为这些事情生气。但是现在的她会想办法解决问题。“人都是自私的,面对有限的医疗资源,难免着急浮躁。所以现在出诊,我经常会加号,争取多看一些病人。”
在同事谭颖看来,曲贞是个有诗和远方的人。“无论去哪,她都会在包里放一本书。她的业余生活也很丰富,经常和大家商量去哪里旅游、哪里又有好吃的等等。”曲贞也直言自己是个“有点小情调的人”,放着那么多的好书和电影,不看觉得吃亏。“现在是个资讯丰富的时代,朋友圈是刷不完的,过多的讯息只会将我们的时间碎片化。我觉得成块的时间才是效率最高的,因此更喜欢静下心来阅读纸质版的书,这也是我调节心情和情绪的方法。”
直到现在,曲贞依然十分享受她的工作。在她看来,医生这个职业每天都能给她新的挑战、新的刺激,让她学习新的知识,保持活跃、常新的思维。
(校报记者 施林彤)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北京大学 © 北京大学版权所有    |  公告栏  |  校报简介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