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北京大学校报 - 北京大学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1464期(总第1464期) 2017年11月15日   本期四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第01版 | 第02版:第02版 | 第03版:第03版 | 第04版:第04版 
     语音播报

专家学者解读 十九大精神——

黄益平:中国进入“大国经济”新时代



作者:校报记者 夏昕鸣


黄益平教授 黄益平教授


  10月24日,党的十九大在人民大会堂胜利闭幕。学习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撸起袖子加油干”在全国形成一股风潮!为此,本报特别邀请到金光经济学讲席教授、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北大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黄益平教授深入分析解读十九大报告,从经济学的角度理解和展望中国的新时代。
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实力越来越强。黄益平谈到,人民的收入水平大幅度提高,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有目共睹的经济特征。同时,我们也关注到经济发展的质量还不够好,收入均衡、环境保护等方面还存在问题,未来大有可为。简单地看,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发展目标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让老百姓能吃饱、脱离贫困,中国经济发展新阶段或者说现阶段的目标是共同富裕,走向自由富强。一言以蔽之,过去是经济发展,现在是提高质量。
黄益平提出,经济发展目标发生变化,是由于现阶段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改革开放初期人民收入很低、基础落后,把发展经济作为首要目标,虽然经济得到了飞速发展,创造了让世界瞩目的“中国奇迹”,但我们确实面临了很多不平衡、不充分:居民收入、贫富差距、城乡差距比较大,东西部地区发展也不平衡,还有环境污染问题比较严重。
上述发展问题的出现,一方面是因为过去把主要精力放在经济上的发展过程中,对一些社会政策、环保政策没有足够地重视。对于贫穷落后的国家来说,把环保标准提高至欧美国家水平基本是不现实的,不能苛求哪一个国家经济又快又好发展的同时不牺牲资源环境,任何经济决策都是收入水平提高和环境保护之间的一个动态平衡。现阶段,我国收入水平提高到了中高收入阶段,老百姓对收入公平、地区发展公平、社会保障和环境保护的需求和呼声越来越高,这时候需要制定一系列社会公平、环境、分配的相关政策,保证老百姓共同富裕,提高生活质量。
另一方面原因是我们的市场化改革不够彻底,资源配置市场扭曲比较严重。黄益平指出,关于金融市场配置,我们发现一方面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比较突出,另一方面我国富裕的金融资源不知道到哪里去,很大程度上是市场化改革不彻底的表现。市场上各种制度扭曲的政策干预比较多,影响了资源配置小于市场的机制没有很好地发挥作用。举个简单例子,在中小企业融资时,因为风险比较就高,利率也相应提高,但是现行政策和规定对利率和金融市场存在过多干预和管制,银行不可能把利率定得太高,因此不能覆盖贷款给中小企业的风险,导致中小企业融资难上加难,要解决这类问题必须重视市场化改革。
黄益平认为,强国的评判标准需要从经济、社会、环境等不同方面进行综合考量。通常根据一个国家的收入水平来划分低收入国家、中等收入国家、高收入国家,大多数国家都有能力从低收入国家发展为中等收入国家,但进入高收入国家却很难。根据世界银行的标准,我国目前人均GDP在9000美元左右,中国作为一个经济强国下一步的目标就是,打破“中等收入陷阱”,在2024年顺利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收入水平是最基本的经济指标,但一个经济强国不单单是收入水平的问题,国际上有很多高收入国家,但不一定成为经济强国,这还要看对国际市场的影响力和总体的经济实力。经济学中分为“大国经济”和“小国经济”,“大国经济”对世界消费品市场和大宗商品市场是有影响的,在某些领域引领行业和产品的发展,体现出竞争力、创新力、经济活力。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达到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未来还需要在资源优化配置上、创新能力培养上、产业更新换代上进一步地努力,开启“大国经济”新时代。
十九大报告指出:推动形成全面开放的新格局,表明了一个意蕴深刻的态度。黄益平告诉记者,从经济视角看,美国次债危机后,全球化在走回头路,有人说这是“逆全球化”或“全球化步伐放缓”,对全球化提出了很多质疑和担心,纷纷看中国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报告中的这段论述释放了一个决策层态度明确的信号,未来中国的开放格局是继续往前走的。怎么走的问题则涉及到黄益平最近围绕金融开放进行的一系列研究。经济危机后,很多国家金融开放政策、包括我国对跨境资本管理的政策相对保守。9月23日《2017径山报告》在杭州发布,基本结论总体上与十九大精神是一致的,基于研究,《径山报告》提出了七点金融开放进一步发展的政策建议。
在黄益平看来,中国向“大国经济”迈进需要经济创新,首先离不开金融创新和金融开放的支持,金融创新和金融开放是实现经济强国发展目标的重要手段或途径。其次,我们担心国内系统性金融风险问题,系统性金融风险一部分是开放导致的,更多的则是由于市场不开放导致的。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地方政府借款做投资,导致负债过多,实际上反映了市场纪律缺失,但由于市场不开放则缺乏市场纪律约束地方政府,任意借贷看不到底。我们认为开放市场对控制系统性金融风险起码有两个方面的好处,第一个好处是把“鸡蛋放到不同的篮子里”,分散金融风险;第二个好处是开放可以学习国际市场上好的做法,加强市场纪律,把国内市场上出现的风险及时化解掉,小的风险爆发了以后系统性风险反而会降低。
推动新格局的建立很重要的目的是走进世界经济的中心,过去一段时间,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洲开发银行、“一带一路”倡议、人民币国际化与建立开放新格局和推动中国成为世界经济强国都是一脉相承的,未来一段时间我们对国际事务发挥的作用将越来越大。因此,无论从推动中国发展“大国经济”,控制金融风险,还是帮助中国真正走进世界经济舞台的中心,金融开放是必不可少的。
金融开放带来了好处,也带来很多风险,需要设计特定政策防范大的风险。比如最担心的短期跨境资本流动,尤其是跨境资本“大进大出”,对金融稳定有很大影响,在推行开放的同时,通过一些审慎的宏观监管政策来控制或防范系统性风险的爆发,实际上对控制风险是有帮助的。
对中国经济,黄益平始终是充满信心的,对中国经济前景他始终保持谨慎乐观的态度。尽管中国经济发展的风险较多、任务艰巨,但通过目前经济决策质量、企业家精神、老百姓希望改善生活而努力工作的精神等各个方面的观察,他认为,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国能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成为经济强国。
当今的中国发展正迎来重要的历史机遇,新时代赋予了北大师生更大的责任和使命。过去看世界经济形势主要看美国,现在看世界经济形势必须同时看美国和中国才行。相信每个中国人都能切实感受到中国“新时代”的变革不仅是历史性的,也是世界性的。黄益平说,在国际交流时,你可以深刻地感受到近十年、近二十年国际社会对中国和中国学者的态度有很大程度的改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一方面源于中国现在要做和正在做的事情越来越重要,给国际上其他国家提供了越来越多的机会;另一方面,中国向世界中心地位不断迈进,影响也越来越大。我们要抓住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重要历史机遇,好好加油干。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北京大学 © 北京大学版权所有    |  公告栏  |  校报简介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